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登录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4661|回复: 20
收起左侧

【宫,心之囚笼】--再次回归,更新两章。谢谢亲们的支持...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庶人

Rank: 1

UID
1993
声望
8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8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28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7-28 16: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落雪 于 2014-2-13 01:03 编辑

九服。白落雪。56级
给大家一个别样的故事。只希望大家喜欢,这才是我的源动力。喜欢就请留言。我会更完。


                                                                                                  宫,心之囚笼

                                                                                                  【一】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芷颜轻叹。
我放下手上绣着的手帕,抬头看她:“怎么了,芷儿?”
“汐颜,你何其幸运得到了三个男人的爱。”芷颜看着我就发了痴。
“幸运?芷儿,你可知道这句诗出自卓文君的《白头吟》?当年卓文君放下一切嫁给司马相如,可是呢?说好的今生唯爱你一人,不也是寻思着要讨小老婆?白首不相离那里是幸福,无非是美好的愿景罢了。”我摩挲着手里绣了一半的鸳鸯。
“姐,你喜欢他吗?”芷颜走过来,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一怔。擎宇么?我摇头:“不,我不爱他。”
“嗯,可是我爱他。”芷颜认真地说。
我抬头看她,作为我的孪生妹妹,她有着和我一般无二的容颜。这张脸,就是让擎宇迷恋的脸,他曾经也那般看着我说,夕颜,我娶再多的女子,只有你才是我的妻子。那也许是一个帝王能给的最真挚的承诺吧。只是当年许下这个诺言的人,已经转了心意,爱上了芷颜。
“夕颜,他是以为你死了才会爱上我的吧。如果哪一天他知道你还在的话……”芷颜咬着下唇思索着。
我拿起桌案上的菱花铜镜,轻轻揭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面具下的脸,曾经精致美艳,只可惜现在有两条多脚蜈蚣一般的疤痕从右眼角下方蜿蜒到嘴角。这样的一张脸,还会有谁留恋呢?
我说:“芷颜,你才是慕汐颜,而我是宫女挽月。”我说着戴上了我的面具。这张人皮面具是我坠崖之后爹爹给我高价求来的。他本想让我出宫,去过平凡人的日子。无奈我又放不下他和芷颜。
芷颜从生下来就被娘亲带走,所以世人只知汐颜而不知芷颜,也正是如此,芷颜没有父亲严格的家教所以养成了天真烂漫的性子。
“姐。你就打算做一辈子挽月吗?无双公子为了你可是一直都没娶亲。”
“他……”想到他,我默言良久,“终究是我负了他。我欠他的,这一辈子都还不清。”
世人不知,从小他便是我的墨卿哥哥,买糖葫芦给我吃,教我诗书棋艺。
墨卿哥哥,长大了我要嫁给你,你要等我长大,不许娶妻。当年小他八岁的我,吃着糖葫芦认真的表明心迹。
好,他笑道,颜儿,在你嫁给我之前我都不会娶妻,我答应你。你就是我的小妻子。他笑着捏捏我的鼻子。
那你要天天给我买糖葫芦吃!我一边吃着一边含混不清地说着。
好,我会带着一架马车载满糖葫芦,去娶你。可好?
那年我八岁,他十六岁。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没想到儿时的一句戏言让他至今未娶。

                                                                                 【二】

七月七,正逢七夕庙会。
城外街道上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卖风筝的胭脂水粉风味小吃的挤满街道两旁。
芷儿让我出宫帮她买扬州凝香斋的胭脂。我知道这不过是芷儿想让我出来散心的借口。
上次逛庙会是三年前,那时候我还未入宫。凝香斋右侧小路口是一株大合欢树。夏日的七夕会开满一树的合欢花,像天边的云霞。
从凝香斋出来经过这株合欢树的时候,我本能的看了一眼。
没想到只看到一株死树。树顶枝干已然成了一块焦炭。没想到才三年,连物是人非都算不上了。我们的合欢树,死了。
往年七夕的时候,在这棵树下墨卿哥哥会等我一起去庙会。
“两年前遭了雷劈,死了。可惜了。”一个好听的声音再耳畔轻轻一叹。
是墨卿!我的心一跳。
“挽月?”墨卿看着我微笑着点头。笑容如同冬日的暖阳。
我几乎忘了,我现在是另外一个身份。“苏公子。”我看着他,不自觉问道:“你还是年年都来么?”
问完才觉得失言。我和他的约会的时候挽月也不知道。
还好他没有注意,仿佛陷入了对往事的沉思:“早已经习惯了每年七夕到这棵树下站会,又怎么能轻易改的了呢?”
他冲我一笑:“挽月姑娘不如陪我一起走走?”
沿着这条熟悉的街道走到尽头,是城外的一条小河。沿着这条河走五十步,是一方僻静所在。我们常常在河边草地上坐着聊天。墨卿问了很多,却绝口不提汐颜这个名字。似乎是有意的在回避。
对不起墨卿,是我伤你伤的太重,欠你欠的太多。如若当年我没有进宫,现在应该与你做了一对小夫妻了吧?只可惜我在宫里遇见了他。
夕阳拖着长长的尾巴映在水面上。粼粼的波光摇曳着橘红色的倒影。
“我该回去了。”我说着起身告辞。
墨卿轻轻点头,依旧看着远方的青山。金色的阳光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一个俊美的轮廓。
就这样再见吧,我在心里轻声说着,向着来时的路走去。
“颜儿!”
我本能地一顿,但是马上醒悟过来继续往前走。我不能和他相认,已经伤害了他,就伤到底吧。我不能够再点燃他心中火焰然后再次熄灭它,那才是我的残忍。
一双手臂突然紧紧地从后面抱住了我。他的头埋在我肩头:“颜儿,你就是颜儿。我的颜儿。”
“苏公子,我是挽月。”见他如此,我更觉歉疚。
“不对,你就是我的颜儿。”他抱着我紧紧不松手,颇有几分顽赖,“颜儿,回到我身边好么。”
“我是挽月。”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波澜不惊。
“颜儿,别走。”声音低沉了下去,轻声说道:“颜儿,我求你,别走。”
眼泪就顺着脸颊滑落。一生骄傲如他,此刻竟肯放下身段求我。我试着挣脱他的束缚,可是那双手臂却抱得更紧:“墨卿,我不值得你放下你的骄傲。你是世人眼中的无双公子啊!”
“世人皆羡我才华无双,可我,只想成为你心里的无双。”他停顿一下,继续道“我好后悔当你告诉我你要进宫的时候就那么骄傲地转身走掉,如果我曾经争取过那么一下,也许结果不会这样。”
静默良久,我轻轻松脱他的手臂,回身后退一步:“是芷儿让你来的吧。”
说着我抬手揭下脸上的面具:“墨卿哥哥,这样的颜儿你还喜欢吗?”我定定地看着他那双温润如玉的眼眸。
他眼底起了波澜,但马上归于平静。抬手覆上我的脸颊:“颜儿,你怎会?”修长的手指抚摸着我脸上的疤痕,留下熟悉的温暖。
“那次坠崖脸被山石划伤,捡了条命而已。”我淡淡地说。
他拉过我:“你怎么样我都喜欢。”说着唇就吻上了我脸颊上的疤痕。轻轻的一吻。
我却条件反射一般躲开。这一下,我才看到他毫不掩饰的失落和无助。
“颜儿,你就这么怕我吗?”他苦笑道,“看来我是真的失去你了。”
“你走吧。”他看着我,又笑了:“若是他还欺负你,你便回来。”笑容温润如春风。
这一次我没有回头。对不起,墨卿哥哥。颜儿和你一般的犟。


                                                                 【三】
惜颜殿的生活平淡如水。太后已被软禁。
此刻的擎宇,才真正握有实权。听说他收复了北疆,听说他平叛了西域的叛乱,听说远在南海的锡兰国也不远万里前来朝贺。
这才是我的擎宇。
我依然记得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拿着一张疆域图指给我看:“颜儿,这是北疆这是西域,我迟早要让八方诸国前来朝贺。”
他揽着我的腰,指给我看。说到高兴处,神采飞扬如同一个得了糖果的孩子。
他突然停下来:“颜儿,到时候,你便是朕的皇后,我要你和我一起享受万国的朝拜。”指点江山,意气风发。当年那个少年漆黑的眼眸璀璨如同天际最亮的一颗星辰。
这才是我爱的那个男人。
我摇摇头,笑自己傻。
皇上对芷儿恩宠有加,让她回府省亲。娘娘不在,殿里的其他宫女太监便也犯了懒,深冬腊月天,早就不知道去哪里窝着了。
我起身准备关上殿门休息了。
风却突然大了起来,卷携着细沙一般的雪吹在脸即使隔着面具依然上生生的疼。
风大的让人睁不开眼睛。我眯着眼睛去关门,无奈下了一天的雪,积雪深厚,宫门很难关上。
一个人影带着风霜就闯了进来。浓浓的酒气扑鼻而来。
“是哪宫的小太监,喝醉了乱闯?”我大声喝问他。
他却不答话,径自往里走。我赶忙跑上去拉住他。
“凤歌王?”我才看清是他。他狭长的眼睛微眯着,看着我:“颜儿呢?”
对于他,是一直让我头疼的主。从来不称我为嫂嫂,而是大大咧咧的直呼颜儿。
他是太后的亲生子。太后被软禁后,他一直状态不好,听说成天醉酒。
对于他这个弟弟,擎宇倒也没有多管,知道他生性放浪形骸,时常流离于歌坊酒肆,无意朝政。所以也没有削他的爵位。
他看着我,灿然一笑,身子就软软地趴在我肩头。他个子很高,此刻趴在我肩头我便一步也走不了。
他湿热的呼吸吹到我脖子上,痒痒地。我想推开他,可是他依然软绵绵地挂在我肩头。
他突然抬起头看着我,轻轻一笑:“颜儿,跟我私奔吧。”
“你醉了。”我不想和他多说。
“我没有。”他定定地看着我,戏谑地笑,“住在这个华丽的鸟笼子里面有什么好的。”
看他此刻眼神清明,我一把推开他,白他一眼:“没醉就自个回去。”
他看着我,笑了。修长地手指拂过我的脸颊,却留恋不舍。
“够了!”我怕他发现我带着面具,转身道,“王爷请自重。”
关上房门的时候,看到他颀长的身影伫立雪地上,远远地瞧着我。

                                                                                      【四】

惜颜殿外长长的宫墙一眼望不到头。青石板的窄路细细的蜿蜒到远方。这般的高墙窄巷,让人心生压抑。
远方拐角就看见拐过来的龙辇。
是擎宇。我不想面对他,想回避开,却无奈巷子太深,没有让我逃开的岔路。我只能低低的跪下,伏低身子。
龙辇从我身边而过,我心里才舒了口气。
一个小太监跑回来来:“你是哪个宫的?皇上让你去采几枝新开的梅花送到惜颜殿去。”然后也不待我回话跟上龙辇走了。
前面是御花园,像是经过看到梅花开得正好吧?
我折了梅枝回来,插好送到屋内。
芷儿正陪着擎宇。擎宇握了她的手教她写字。
擎宇身段颀长,肩膀宽厚。看着这久违的背影我不由多看了一眼。
可他仿佛生了后眼一般淡淡地说:“梅枝放在窗前就好。”
“是。”我轻轻答应一声。
他不知为何就走到我身边,定定地看着我。
他的眼眸深邃如深潭,让人看不透。我赶忙垂下脸。
难道是他听出了我的声音?
“皇上,你看颜儿这幅字如何?”芷儿赶紧过来给我解围,“挽月你下去吧。”
“你就是挽月?”擎宇也不走,“抬起头给朕看看。”
我抬起头看着他。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长成了眼前俊朗的男子。眉目间多了几份成熟,却更加的让我迷恋。我不敢多看,只一眼便心里小鹿乱撞。
“抬起头来。”他平静的话语让我不知如何是好。
我再次抬头,强迫自己平静地面对他。
“奇怪。”他眼角的笑意一瞬即逝,“有许多貌美女子无不迷恋凤歌王,常年流连花丛的他为什么单单求你做他的王妃?”
我吃了一惊,心就乱了。
“皇上!”芷儿惊呼道,“颜儿离不开挽月,皇上要疼颜儿,就不要让挽月离开。”
我跪下:“不,奴婢不愿嫁。”
四下一静。从没人敢当面顶撞皇上。皇上的亲随小李公公马上为我解围:“大胆奴婢,还不认错。能嫁给凤歌王是多少女子求之不得的事情?”
“起来。”擎宇的语气里听不出愤怒,却有着隐隐的忧伤。
擎宇看着我,沉思道:“你跟颜儿很久了吧,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出什么样的仆人。只是我已经答应了凤歌王,明年的二月初六。”
他不再看我,回身看着芷儿,拍着她的肩膀说:“颜妃,我欠了他的,就让你的挽月帮我还上这个人情吧。”
因为王位本当属于凤歌王,辰宇。只是他无意政务才让擎宇当了皇上,而太后却是凤歌王生母。她索性利用擎宇垂帘听政。擎宇刚夺回王位,软禁了太后,对于凤歌王他心下有亏。
凤歌王……想必聪明如他,早就知道我才是颜儿才会如此决定吧。
擎宇离开之前,看了我一眼。
现在的他,这一眼我已然不知是何含义。
擎宇不在是当年那个阳光单纯的少年,让我一眼便能看透。此刻的他深谙帝王权术,喜怒不形于色,没有人能猜出他的心意。
看着眼前的男子,一种疏离感莫名而生。
他还是擎宇吗?


        【五】

“姐姐,你跳舞给我看可好?”芷儿拉着我的手臂撒娇,“我想学‘醉情’。”
我看着这个丫头,“为什么,你又不喜欢跳舞。”
芷儿明亮的眼眸一暗,“因为他喜欢。他常常说当年的颜儿一舞醉情,美若仙人。”
我叹气:“芷儿,你又何苦?他现在喜欢的是你,你又何苦去做别人?”
“姐,你便教我吧。”芷儿看着我,眼眸里有着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只能点头。支退了所有宫人,我重新跳起醉情。
许久没有再跳这支舞,舞步都有了生疏。
世人只知醉情,却不知一曲醉情有三章。其一为花事,其二为醉情,其三为沦亡。
这支舞是由几年前一位著名舞姬所创。她与乐坊乐师相恋。花事便讲述两人初相识,日久生情私定终身。醉情讲述的是舞姬被太师相中要纳为府中小妾,舞姬不从。太师便设了圈套定了乐师的死罪。太师要舞姬用身体来换乐师的性命。乐师从大狱里出来后,却嫌弃舞姬与太师龌龊的交易。取消了婚约。在原定的婚礼那天夜里,舞姬穿了鲜红的嫁衣,跳了一支舞后从乐坊楼上一跃而下。她最后的舞蹈便是第三章沦亡。第三章本名於飞,在此之后被命名为沦亡。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我不喜欢这个结尾。那年第一次知道醉情的故事后,擎宇如此说。
我也不喜欢。我看着擎宇,他的眼眸璀如星子。
那么第三章叫还叫於飞吧。说着擎宇揽着我的腰,说道。
来,於飞自然是要比翼齐飞。他拉着我重新排了一支於飞。
这一刻,我跳完了醉情,剩下的第三章因为只有我自己,便成了沦亡。
我依然记得那时擎宇牵着我的手跳舞,在我耳边低语: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一曲未完,转身间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惜颜殿门口。俊朗的脸庞冷若冰霜。
是擎宇。
他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我。
我和芷儿慌忙跪下,心里七上八下。生怕他看出了端倪。
他走到我面前,修长的手指抬起我的下巴,让我看着他。我能问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他仔细端详着我的脸,自语道:“怪不得你相貌平平却能得到凤歌王的赏识,原来你体态神貌都像极了她。”“也罢。”擎宇放开我,“凤歌王一生风流不羁,确是用情至深。朕远不及他万一。”
“不,”芷儿接道,“颜儿倒是觉得,皇上您痴情至极。”芷儿看着擎宇,一双眼眸里柔情缱绻。
擎宇看着她:“朕失去了你一回,是朕亏欠了你。现在你失而复得,朕自然会对你好。”
“皇上,可否告诉颜儿,为什么那天我会坠崖?”芷儿拉了擎宇的手臂,撒娇道。
我心念一动,抬头看着擎宇。自从坠崖之后我便失去了记忆,其他的记忆零零散散回忆起来。唯独那天发生了什么,却始终想不起来。大夫说是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刺激,加上坠崖头部的重创导致那一段记忆被彻底抹去。
爹说既然如此不如忘记。
可是我不想。那天的事情,自打芷儿回宫后,宫人讳莫如深,没有人知道或没有人敢说因为什么。
芷儿也曾问过皇上,但是都惹得龙颜不悦。
擎宇看着芷儿,沉默良久:“颜妃,忘记未尝不是你的幸运。”
“挽月,你起来。朕有话问你。”擎宇转身进了屋。
我和芷儿对视一眼,莫非擎宇起了疑心?
原来却是虚惊一场,擎宇只是打听一些琐事,如我跟了小姐多久,会些什么。
问及琴棋书画,我怕擎宇疑心,自然都答不会。
擎宇蹙眉:“这可不行,你要做王妃的人。不能什么都不会,朕会安排人教你。你的出身也得抬,才能配得上王爷。这样,朕封你为郡主,对外说是太后的远房侄女如何?另赐你郡主府,你到时从郡主府出嫁,也算配得上王妃的身份。你看如何?”
“不。”我跪下,“挽月想要多陪颜妃娘娘一段日子,皇上可以说挽月是娘娘庶出的姐姐,可好?”
擎宇薄唇一抿。我知道这是他心有不悦的表现。
但是他却笑了:“好。朕准你。也就是颜儿才敢和朕如此放肆,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出什么样的下人。”
“颜儿,自你回来朕还从未见你跳过醉情。十天后的除夕朕会宴请朝臣,朕要你到时候献舞。记住了,除夕佳节不要沦亡,要於飞。”他看着颜儿笑了,“朕真的好想再看到你跳那支舞蹈。”
擎宇走后,芷儿看着我,苦着脸说:“姐,无论如何你得救救我。”
我笑了:“放心,我一定教会你。”

                                                                             【六】

我一直想见凤歌王,可是他却似乎躲了起来,屡次去到凤歌王府都是“真是不巧,王爷出去了。”我明了他是在躲着我。
记得是我认识他的时候,我还未入宫。
那年夏天,我女扮男装去参加湘妃竹馆的诗会,想去给墨卿一个惊喜。
竹馆旁的碎石路边有朵蔷薇,带着晨露娇艳欲滴。
我正想过去细看,一只手却抢了先去折花枝。
我一把拉住他的手腕:“不许摘花!”
他回头看我,轻蔑地笑了:“小个子,就你还当护花使者?”
我抬头看着他,他足足比我高了近两头。我只能够得着他胸膛。
我瞪着他:“小又如何?我就见不得人采花。”
他却看着我笑了。他生的很好看。大眼睛,双眼皮,眼神清亮如泉水。鼻梁高挺,双唇如花。双眉斜飞入鬓,若是女子,平添了几分妩媚。
他笑道:“那我便采了,你能奈我何?”他的笑容有种摄人心魄的魅力,还未待我回过神来,那朵蔷薇已经在他手上,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把玩着蔷薇,轻轻一嗅,“好香。”言语间都是挑衅的味道。
“你个采花贼!”我一气,大声喊出。话出口才觉不对。
一句话惹得众人纷纷侧目。
他却哈哈一笑,笑声爽朗。一把摘掉了我的帽子,任我的长发如瀑布般一泄而下。
他的抬手扶起我的头发,顺手把蔷薇插到我的鬓边。
“我便是采花贼了,你看如何?”他笑道。
见众人都停下脚步看着我们,他一把把我搂过来:“这是我新婚娘子,不听我话偷偷出来看我参加诗会。耍点小性子而已,见笑了。”
我挣脱开他,打他身上我够得着的地方:“胡说什么啊?谁是你娘子?”
他一把抱住我,脸贴近我,湿热的呼吸吹在脸上,让我心里痒痒的。他的双唇如花瓣一般,缓缓吐出几个字:“你非得逼我么?”
见情况不对。我只能树白旗投降。我低垂下脸,免得真的让他做了采花贼。
众人散去,他才放开我:“你是哪家的姑娘?你可愿做我的王妃?”
我抬头看他,他一扫先前玩世不恭的样子,一脸认真。
我看着他,气愤地说:“我是慕相家女儿,我是要嫁给墨卿哥哥的,才不要做你的王妃。”
他看着我许久:“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拒绝我凤歌王的女人。寻常多少女子想要嫁给我我都不愿,也就是你敢。”
还不待我说什么,他又笑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嫁谁也不是你做的了主的。我只需在太后面前一说,太后懿旨下来还有谁敢违抗?”
“你!”我知道他是王爷,若如此做,只怕真的会让他遂了心愿。
我看着他:“那我便出家,我宁可谁也不嫁也不要妥协与你。”
他抬手摸着我的脸颊:“好一个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我不逼迫你,我等你,等你回心转意的那天。你就是嫁给了苏墨卿,我也会天天来你窗下问一句:后不后悔,要不要重新考虑?”
我白他一眼,打开他的手。不再去理会他。
因为凤歌王的打扰,去到竹馆的时候诗会已经开始了。
竹馆的诗会规则是出一个四字词语,然后用诗句来接这四字词语。
题目出到了“韶华胜极”,只见四下里一片安静,都在愁眉苦脸的想着如何接。
墨卿在台上看到我,远远冲我点头示意。
这时我身边一个沉稳好听的男声接道:“开到荼蘼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
我回头看他,他剑眉星目,侧脸轮廓俊朗。
我后来才知道,眼前这个一袭青衫的男子,便是擎宇。那时的他,还有着几分青涩。
那日之后,我还担心了几天,担心凤歌王会出尔反尔。
没想到现在造化弄人,我不但没嫁给墨卿,却嫁给那日诗会一面之缘的少年,并做了他的妃子。也没曾想到我现在会以挽月的身份嫁给当年说一定要娶我的凤歌王。
                                                                   【七】
我和芷儿在御花园散心。这几日来教芷儿舞蹈,可皇上天天来惜颜殿,导致也没有多少空闲可教。
芷儿进展不好,因为这个心情不好,拉了我来御花园散心。
我们聊起了皇后,凤羽清。
她在入宫几个月便封为德妃。
我从她入宫起,我们两人便互相看不惯。她仗着自己是太后的侄女,骄横跋扈,为所欲为。
但是那时太后垂帘听政,擎宇不敢冷落她,甚至打算把她进为皇后。
进她为皇后,我是一千一万个不服。我问过擎宇,凤羽清如此骄横如何能母仪天下。
擎宇冷笑说,颜儿,你真以为皇后是什么人都能当的吗?
见我不明白,擎宇解释说,现在她骄横跋扈,再过几年你便知道了。
在她和我一起获封妃位的时候,擎宇对她宠幸有加,一连几日宿在她的华昀宫中。我心里怎么能没有醋意?
那几日我日日只管读书写字。
那是三月暮春天气,擎宇已经一个多月没过来过了。
竹帘一响,我以为是墨香,也没有多理会。
“颜儿。你生气了么?”他的手按下我手里的书卷。
我看他:“德妃娘娘美艳动人,德艺双馨,颜儿不及她万一,如何敢吃醋?”
回应我的是一串爽朗的笑声:“颜儿,你说谁德艺双馨呢?”
我忍不住也笑了,本来打算冷着脸对他也冷不起来:“那你还封她为德妃?”
“所以朕才特意封她为德妃。”擎宇笑道,“朕不止封她德妃,朕还要进她为皇后。”
听闻此言,我的心就凉了。是谁曾经和我说要让我做他的皇后和他一起受到万国朝贺?
“是了,德妃是太后的亲侄女,而我只是相国的女儿,如何能比?”我看着擎宇。
擎宇把我拥在怀里:“颜儿,只有你才是朕的妻子。”
我抬头看他:“想来德妃娘娘把皇上您服侍的很好。您才会夜夜留宿华昀宫。”自我入宫以来,擎宇还从未在我这里留宿。
原先也不介意,可是相处日久,加上我已经认了他是我丈夫的事实,心早已一点点地沉沦。至于墨卿,他得知我入宫之后,再也不愿见我。我在他湘妃竹馆外站了一天之后,自己回了相府,第二天就进了宫。对于墨卿,我已然心死,自然开始接受眼前这个大男孩,擎宇。
擎宇告诉我:“颜儿,那不过是逢场作戏,演给太后看的。”
我看着眼前人,我知道他也有太多无奈。我靠在他胸口:“颜儿要听你的心声。”
擎宇放开我,双手按着我的肩,认真地说:“颜儿,我……”接着脸就红了,“我还是不要说了。”
“不,我要听。”我不依不饶。
“我压根没宠幸她。”擎宇说,“估计她还以为朕年幼,不谙人事吧。”
“是这样吗?”这个结果我万万没想到。德妃在我们面前也是炫耀自己如何得宠,没想到却是有苦难说。
“谁说朕什么都不懂了。”擎宇红着脸生气,“你还敢取笑朕。”
我才明白他误会了我的意思,赶忙想要辩解。
不待我说什么,他的灼热的双唇就吻了上来:“看你还敢取笑我,要不要我今晚就让你知道我懂不懂?”
这是我第一次被人亲吻双唇,只觉得脸红的要烧起来,还有他的双唇温暖柔嫩。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夜已深。擎宇起身离开。他捏捏我的鼻子:“那,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总该放心了吧?”
我知道他要去华昀宫,也知道这一次离去是真的会宠幸德妃凤羽清。因为我这里的事情,不可能瞒的过去。
那又如何,我只能装作不知。我越来越明白如何去做皇上的妃子。
“对她好点吧。说到底,她也是个可怜人。”我看着擎宇。凤羽清丝毫不懂收敛,有皇上的宠幸和进后位的承诺更加让她飘飘然。飞的越高才会摔得越惨。所有人的目光无不盯着她等着挑她的错处。可是她却浑然不自知。
一旦太后失势,我几乎都能预见到她的未来。
果然,自那之后,凤羽清屡次怀上龙种却都没能留住,她曾在宫中大发脾气,一连气杀了好多人。擎宇却只是睁只眼闭只眼,任她仗着太后撑腰在宫里肆意妄为。
我为避风头,从太医院和杜若要了汤药,让我不会怀孕才避开了凤羽清的锋芒。
在她进后位之后,变本加厉。
擎宇不听我的话,执意为我建造了惜颜殿。这一举措让凤羽清醋意大发,趁皇上外出祭天的时候刁难我。她也不费力去找理由,三伏天气直接让我跪在殿外,让她的侍女掌掴于我。
是墨香跑去找人通传了凤歌王。凤歌王与太后的关系凤羽清知道。她并不敢阻拦,只能由着凤歌王带走我。
也就是那次,让凤歌王和擎宇之间的关系僵化了。
凤歌王并没有把我送回我的惜颜殿,而是把我带回了王府。我中了暑,我只记得我告诉他我要回惜颜殿,可是他并不说话。之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后,凤歌王看着我,他的脸冷若冰霜:“现在我问你,你后不后悔,要不要重新考虑?”
我看着他,瞪大眼睛。不等我说什么,他就补充道:“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向太后求了你。”
“可是我是你嫂嫂!”我告诫他。我知道擎宇的脾气,他能忍能让,但是他也有他的底线,一旦触碰后果不堪设想。
他冷冷一笑:“是么,那又如何?”
对于他这个人,我向来是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
“我要回去。”看天色不早,擎宇应该快回来了吧。
他却按住我:“你还没有给我答案。”
我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清澈见底:“我不后悔,不要重新考虑。”
他看着我,沉默良久:“他……”却又欲言又止。
突然前厅一乱。是擎宇来了。
他径自过来拉起我:“看你这是什么样子。跟我回家。”
擎宇都未理会凤歌王,就那么把我带走。我要和凤歌王告辞,擎宇却不管不顾,直接拉着我就走。
我回头看凤歌王。他就站在那看着,看不出来是悲是怒。
                                                                                                     [八]
我带上白纱面罩,仅仅露出了眉眼。我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还是以前那样的眉眼,那条伤疤被面纱遮住,看不出来。
芷儿还是没能把醉情跳好,只能求我代她跳这曲醉情,我俩眉眼身段一般无二,她和我穿一样的衣服候在梅花林里,只待我一曲结束下台后能和她马上交换身份。我本不愿代替她,我担心和我合舞最后一章的擎宇会发觉我的身份。只是后来知道最后一章会由太监连公公代替擎宇来合舞。我一想也对,擎宇贵为九五之尊,怎么会在宴请群臣的时候上台跳舞呢?
这个小太监我倒也见过,见人只会憨憨的笑,心性单纯。和他配合排练的时候也是由我戴着面纱假扮芷儿来的,所以不会有什么问题。
虽然计划安排的万无一失,可是我还是怕出纰漏。可是这几日擎宇日日到惜颜殿来,根本不给时间让芷儿好好学舞。
前两章结束了,好在一切都很顺利。我水袖长舒,看着台下的擎宇,偏着头看我,脸上没有表情,璀如星子的眼睛如一潭深水让人看不透。我不敢多看他,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醉情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我回头找连公公,台上却空空如也。
莫非他出了什么事?
来不及我多想,一个黑衣的男子走出来,脸上带着面具。他身材颀长,比连公公高了整整一个头。
他走过来揽住我的腰,我的身子一僵。因为我认出这条有力的臂膀,这个人身上熟悉的味道。是擎宇。我向台下看去,擎宇的位子早不知道什么时候空了。
擎宇揽着我的腰,在我耳边低语:“朕的爱妃怎么能和其他人共舞?颜儿,好久没有这样和你跳舞了。”
我离开这个怀抱多久了?当他手臂挽着我的腰的时候,那种久违的,踏实,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我低下头,不敢让他看到我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
音乐响起,他带着我跳完这支於飞。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他在我耳边低声说:“颜儿,我好想你。”
我心一下乱了,但我惦记着芷儿,我退下台就向梅花林跑去。或者不如说逃走。
芷儿早就在这边焦急地等着我了:“姐姐,我怎么刚才看到了连公公?刚才在台上的是谁?”“是擎宇。他可能会追过来,你什么都不要多说。”我顾不上和他多说,拿上她给我准备的衣服匆匆忙忙向花林深处跑去,我怕他追上来发现我们的秘密。我怕他震怒之下会对芷儿父亲不利,因为现在的擎宇真的不是当年那个我一眼就能看透的阳光大男孩了。
我躲起来换上衣服,整理下心情。心跳地似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耳边一直回响着他的话,颜儿,我好想你。
是他看透了么?若是他看透了为何不直接挑明?
正想着已经走出了桃花林。却看到芷儿等在原地,她咬着嘴唇手上绞拧着手帕,“姐姐,究竟怎么回事?他没有像你说的那样追过来,只是散了宴席,脸色却不大好?刚才看到我只是点个头让我退下?”
“芷儿,我不知道。现在的他,我真的看不透。”现在的他,竟然让我生出了几分畏惧。天威难测,他掌握着全天下最大的权利,生杀予夺,甚至只可能因为他一时的喜怒。
正想着,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颜儿,别再和我玩捉迷藏了,好么?”
                             

                                                                                       

重新排了下章节,新发的部分在后面回复。只为赚经验……落雪保证会更完不会烂尾,因为后面的情节已经都构思完毕就差打出来啦。很累很困了,因为我基本上每个句子都会推敲,写的不顺了会反复修改。所以两个小时只能写一个章节多点。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保证后面的内容会更加好看。
喜欢谁呢?喜欢谁就留言吧。个人表示三大帅哥都喜欢。写到墨卿的时候喜欢墨卿这个邻家大哥,写到凤歌王的时候又喜欢这个小坏却阳光的孩子,同样也好喜欢擎宇。
喜欢就请回复,落雪天生懒骨头,看到回复一高兴就卖力更文,看不到回复得不到支持就懒散了

                         求回复,落雪谢谢大家的支持










庶人

Rank: 1

UID
383
声望
10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10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3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QQ
发表于 2013-8-5 20: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顶一下

庶人

Rank: 1

UID
1993
声望
8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8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28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楼主| 发表于 2013-8-7 05: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更已发。谢谢支持。完全是因为你的回复才有续写的动力。

庶人

Rank: 1

UID
1985
声望
6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2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28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8-9 09: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楼更文〜好看哦〜

庶人

Rank: 1

UID
1993
声望
8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8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28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楼主| 发表于 2013-8-10 04: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后更文我发下面回复了,编辑帖子没有积分
想设置封面也弄不了

庶人

Rank: 1

UID
1993
声望
8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8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28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楼主| 发表于 2013-8-10 06: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落雪 于 2013-8-10 07:07 编辑

                                                                                        【五】

“姐姐,你跳舞给我看可好?”芷儿拉着我的手臂撒娇,“我想学‘醉情’。”
我看着这个丫头,“为什么,你又不喜欢跳舞。”
芷儿明亮的眼眸一暗,“因为他喜欢。他常常说当年的颜儿一舞醉情,美若仙人。”
我叹气:“芷儿,你又何苦?他现在喜欢的是你,你又何苦去做别人?”
“姐,你便教我吧。”芷儿看着我,眼眸里有着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只能点头。支退了所有宫人,我重新跳起醉情。
许久没有再跳这支舞,舞步都有了生疏。
世人只知醉情,却不知一曲醉情有三章。其一为花事,其二为醉情,其三为沦亡。
这支舞是由几年前一位著名舞姬所创。她与乐坊乐师相恋。花事便讲述两人初相识,日久生情私定终身。醉情讲述的是舞姬被太师相中要纳为府中小妾,舞姬不从。太师便设了圈套定了乐师的死罪。太师要舞姬用身体来换乐师的性命。乐师从大狱里出来后,却嫌弃舞姬与太师龌龊的交易。取消了婚约。在原定的婚礼那天夜里,舞姬穿了鲜红的嫁衣,跳了一支舞后从乐坊楼上一跃而下。她最后的舞蹈便是第三章沦亡。第三章本名於飞,在此之后被命名为沦亡。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我不喜欢这个结尾。那年第一次知道醉情的故事后,擎宇如此说。
我也不喜欢。我看着擎宇,他的眼眸璀如星子。
那么第三章叫还叫於飞吧。说着擎宇揽着我的腰,说道。
来,於飞自然是要比翼齐飞。他拉着我重新排了一支於飞。
这一刻,我跳完了醉情,剩下的第三章因为只有我自己,便成了沦亡。
我依然记得那时擎宇牵着我的手跳舞,在我耳边低语: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一曲未完,转身间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惜颜殿门口。俊朗的脸庞冷若冰霜。
是擎宇。
他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我。
我和芷儿慌忙跪下,心里七上八下。生怕他看出了端倪。
他走到我面前,修长的手指抬起我的下巴,让我看着他。我能问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他仔细端详着我的脸,自语道:“怪不得你相貌平平却能得到凤歌王的赏识,原来你体态神貌都像极了她。”“也罢。”擎宇放开我,“凤歌王一生风流不羁,确是用情至深。朕远不及他万一。”
“不,”芷儿接道,“颜儿倒是觉得,皇上您痴情至极。”芷儿看着擎宇,一双眼眸里柔情缱绻。
擎宇看着她:“朕失去了你一回,是朕亏欠了你。现在你失而复得,朕自然会对你好。”
“皇上,可否告诉颜儿,为什么那天我会坠崖?”芷儿拉了擎宇的手臂,撒娇道。
我心念一动,抬头看着擎宇。自从坠崖之后我便失去了记忆,其他的记忆零零散散回忆起来。唯独那天发生了什么,却始终想不起来。大夫说是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刺激,加上坠崖头部的重创导致那一段记忆被彻底抹去。
爹说既然如此不如忘记。
可是我不想。那天的事情,自打芷儿回宫后,宫人讳莫如深,没有人知道或没有人敢说因为什么。
芷儿也曾问过皇上,但是都惹得龙颜不悦。
擎宇看着芷儿,沉默良久:“颜妃,忘记未尝不是你的幸运。”
“挽月,你起来。朕有话问你。”擎宇转身进了屋。
我和芷儿对视一眼,莫非擎宇起了疑心?
原来却是虚惊一场,擎宇只是打听一些琐事,如我跟了小姐多久,会些什么。
问及琴棋书画,我怕擎宇疑心,自然都答不会。
擎宇蹙眉:“这可不行,你要做王妃的人。不能什么都不会,朕会安排人教你。你的出身也得抬,才能配得上王爷。这样,朕封你为郡主,对外说是太后的远房侄女如何?另赐你郡主府,你到时从郡主府出嫁,也算配得上王妃的身份。你看如何?”
“不。”我跪下,“挽月想要多陪颜妃娘娘一段日子,皇上可以说挽月是娘娘庶出的姐姐,可好?”
擎宇薄唇一抿。我知道这是他心有不悦的表现。
但是他却笑了:“好。朕准你。也就是颜儿才敢和朕如此放肆,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出什么样的下人。”
“颜儿,自你回来朕还从未见你跳过醉情。十天后的除夕朕会宴请朝臣,朕要你到时候献舞。记住了,除夕佳节不要沦亡,要於飞。”他看着颜儿笑了,“朕真的好想再看到你跳那支舞蹈。”
擎宇走后,芷儿看着我,苦着脸说:“姐,无论如何你得救救我。”
我笑了:“放心,我一定教会你。”

                                                                             【六】

我一直想见凤歌王,可是他却似乎躲了起来,屡次去到凤歌王府都是“真是不巧,王爷出去了。”我明了他是在躲着我。
记得是我认识他的时候,我还未入宫。
那年夏天,我女扮男装去参加湘妃竹馆的诗会,想去给墨卿一个惊喜。
竹馆旁的碎石路边有朵蔷薇,带着晨露娇艳欲滴。
我正想过去细看,一只手却抢了先去折花枝。
我一把拉住他的手腕:“不许摘花!”
他回头看我,轻蔑地笑了:“小个子,就你还当护花使者?”
我抬头看着他,他足足比我高了近两头。我只能够得着他胸膛。
我瞪着他:“小又如何?我就见不得人采花。”
他却看着我笑了。他生的很好看。大眼睛,双眼皮,眼神清亮如泉水。鼻梁高挺,双唇如花。双眉斜飞入鬓,若是女子,平添了几分妩媚。
他笑道:“那我便采了,你能奈我何?”他的笑容有种摄人心魄的魅力,还未待我回过神来,那朵蔷薇已经在他手上,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把玩着蔷薇,轻轻一嗅,“好香。”言语间都是挑衅的味道。
“你个采花贼!”我一气,大声喊出。话出口才觉不对。
一句话惹得众人纷纷侧目。
他却哈哈一笑,笑声爽朗。一把摘掉了我的帽子,任我的长发如瀑布般一泄而下。
他的抬手扶起我的头发,顺手把蔷薇插到我的鬓边。
“我便是采花贼了,你看如何?”他笑道。
见众人都停下脚步看着我们,他一把把我搂过来:“这是我新婚娘子,不听我话偷偷出来看我参加诗会。耍点小性子而已,见笑了。”
我挣脱开他,打他身上我够得着的地方:“胡说什么啊?谁是你娘子?”
他一把抱住我,脸贴近我,湿热的呼吸吹在脸上,让我心里痒痒的。他的双唇如花瓣一般,缓缓吐出几个字:“你非得逼我么?”
见情况不对。我只能树白旗投降。我低垂下脸,免得真的让他做了采花贼。
众人散去,他才放开我:“你是哪家的姑娘?你可愿做我的王妃?”
我抬头看他,他一扫先前玩世不恭的样子,一脸认真。
我看着他,气愤地说:“我是慕相家女儿,我是要嫁给墨卿哥哥的,才不要做你的王妃。”
他看着我许久:“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拒绝我凤歌王的女人。寻常多少女子想要嫁给我我都不愿,也就是你敢。”
还不待我说什么,他又笑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嫁谁也不是你做的了主的。我只需在太后面前一说,太后懿旨下来还有谁敢违抗?”
“你!”我知道他是王爷,若如此做,只怕真的会让他遂了心愿。
我看着他:“那我便出家,我宁可谁也不嫁也不要妥协与你。”
他抬手摸着我的脸颊:“好一个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我不逼迫你,我等你,等你回心转意的那天。你就是嫁给了苏墨卿,我也会天天来你窗下问一句:后不后悔,要不要重新考虑?”
我白他一眼,打开他的手。不再去理会他。
因为凤歌王的打扰,去到竹馆的时候诗会已经开始了。
竹馆的诗会规则是出一个四字词语,然后用诗句来接这四字词语。
题目出到了“韶华胜极”,只见四下里一片安静,都在愁眉苦脸的想着如何接。
墨卿在台上看到我,远远冲我点头示意。
这时我身边一个沉稳好听的男声接道:“开到荼蘼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
我回头看他,他剑眉星目,侧脸轮廓俊朗。
我后来才知道,眼前这个一袭青衫的男子,便是擎宇。那时的他,还有着几分青涩。
那日之后,我还担心了几天,担心凤歌王会出尔反尔。
没想到现在造化弄人,我不但没嫁给墨卿,却嫁给那日诗会一面之缘的少年,并做了他的妃子。也没曾想到我现在会以挽月的身份嫁给当年说一定要娶我的凤歌王。

庶人

Rank: 1

UID
635
声望
21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20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10-7 20: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

庶人

Rank: 1

UID
4288
声望
42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7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7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10-8 09: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看!期待更新

庶人

Rank: 1

UID
6792
声望
7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1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10-8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QQ
发表于 2013-10-8 20: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庶人

Rank: 1

UID
6960
声望
3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10-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10-14 14: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超好看~~~亲写的真好~~~人物描述得很好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 心情驿站     

GMT+8, 2017-12-19 06:00

Powered by Dz! X3

© 2001-2013 好玩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