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登录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342|回复: 1
收起左侧

[征文活动第一期] 十里春风不如你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庶人

Rank: 1

UID
11237
声望
2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6 小时
注册时间
2014-2-23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4-2-24 00: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四省,南六都。武雪氏,文夜族,得其一者得天下。
多年前边境叛乱,当时的东齐帝迎娶雪氏一族长女为后,从此雪氏出仕,巩固皇权平定内乱,当时的雪氏长子论功封为大将军王,王位世袭。
雪氏到了这一代,主母诞下双生儿,原本是欢喜的事,谁也没想到,麟儿先天不足,靠着大把名贵药材续命,什么时候那一口气上不来,也就断了香火。
“爹爹,哥哥会死吗?他们会救哥哥吗?”雪玉禅仰着小脑袋,看着虚弱靠在自己父亲肩上的兄长,小贝齿咬着嘴唇,小眉头皱的紧紧的。
雪御天低头看着那双认真的乌黑的眼睛:“玉禅,你乖乖的。”
“恩。”嘴里应着,雪玉禅不由握紧自己父亲的手。
一直到今天,雪玉禅都记得,那一年,父亲抱着哥哥,和她跪在夜族八卦阵前,跪了一天一夜,夜族才派人送了一张字条。爹爹看了字条之后,一声不响,拉起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哥哥还是靠着药材续命,而她的手,再也没有碰过女红、古琴。
一生之中一定会遇到某个人,他打破你的原则,改变你的习惯,成为你的例外……
懊恼的习惯皱眉,雪玉禅怎么也走不出这个鬼地方。这里每一块石头长得都一个模样,她想退,却也看不到来时的路。
早知道,当时就不要追着叛军不放,三两只小鱼害她现在误了回营时间,回去爹爹一定会用那种说不出来的眼神看着她。
越想越呕,“什么鬼地方。”雪玉禅一不留神踢到前面的石块,脸皱成小包子。
也不知道困了多久,就像刚才完全没有那些石头一样,突然出现了一整片的梨园,满树洁白的梨花,开的异常美丽。
这样的深山老林还有梨园?!
忍不住伸手摇了摇梨枝。
夜晨曦习惯到这里来想些事情,梨园是他的地方,没有人会通过外头的八卦阵闯进来,只是现在。
他皱眉望去。
有的人,只要一眼,此生就不能忘记。那是他第一次觉得,这片梨园,有了生气。
雪玉禅惊觉到有人,抬眼撞进那人的眼眸,清冷的眸子说出不出喜怒。
总有一个人会改变自己,放下底线来迎合纵容你。不是天生好脾气,只是怕失去你,才愿意把你越宠越坏,拥在怀里。所谓的性格不合,只是不爱的借口。
岁末将至,南方极为难得落了大雪。梨花庄映着月色额外清冽。
夜晨曦望着天际格外分明的星空,双子星……许久之后,他才将杯中由温热变凉的清酒一口饮尽。
“少爷,”李叔垂首,“您要的九江图白门已经赶制完毕。”托着羊皮纸,李叔呈给自家少爷。
扫了眼图纸,夜晨曦万年不变的脸上依旧波澜不惊,就像这张东齐用尽办法无法搜集来的地图,只是一张普通的羊皮。“恩,让人尽快送到……”
话音未落,夜晨曦顿住,猛抬头望向天际。就在同一时间,那颗他最在意的星星收回原先的耀眼,黯淡到几乎不可见。
“该死!”他推算不出准确时间,算人不算己,没想到就是今天。狠狠再望了眼星空,夜晨曦冷着脸飞身跃出阁楼。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让站在一旁的李叔甚至怀疑这是他们家自小性子清冷的少爷嘛……
她,好冷。
雪玉禅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她没有家了,当爹爹说,只要她死了,就能让大哥活下去,那把刀砍向自己的时候,她就没有家了……
她好冷,失血让她的精神无法集中,眼前满眼雪白,像极了春天满树里梨花。
梨花……梨花庄……她想起了那个梨花树下靛蓝清冷的夜晨曦,那个折下一截梨花枝让她带回去的男子。
若再能见一次梨花盛开,能再见一次那梨花树下的他,该有多好。
知道她命中有一死劫,可推算出来同自己亲眼所见来的心痛无法比拟。
夜晨曦将倒在雪地里的雪玉禅抱起,她原本青蓝的外衣早就被血迹沾染的墨紫,不屏住呼吸细细感受,几乎察觉不到她还有气息。
雪玉禅最后看见的,是雪白之中记忆里那抹飞扬的靛蓝,最后听见的,是那个将她死死将她护在怀里的人,在她耳边,一字一句,“雪玉禅,你听着,我不许你死,你死了,我要整个雪族陪葬。”
雪化了之后,便是春天,梨花庄里有很多名贵的花色,但独独没有梅花,据说是第一任主母不喜梅花凄苦,第一任庄主便将当时艳播海外的梅园一夜之间烧尽。至今,梨花庄都不曾有过梅花的踪迹。
“在想什么?”夜晨曦淡然开口,动作不停。
顺着他手中的的汤勺,雪玉禅喝下汤药,苦的皱了小脸:“什么时候梨花才会开啊?”她很想看那十里梨花盛开的样子。
今年瑞雪,气温回的很快。
“顾好你自己。”夜晨曦习惯性回答。
不用看也知道对面那个人必然不开心了,暗暗叹气,“梨花年年会开,不会自己长腿跑掉,把药喝了。”
“哦。”雪玉禅苦着脸喝完一晚药。
“张嘴。”
一颗蜜枣送进她口中,扫去了药味。
硬着头皮,李叔走上前,原本他早就习惯了自家少爷的冷颜冷语。不觉得什么。可这两个月以来,实在是看着少爷在雪姑娘面前一张春风拂面的脸,转头对他这个老人家又回到冷冰冰的样子,让他怎么能不老泪纵横呢……
“少爷,”李叔清咳两声,凑到他耳边轻声道,“雪家来人了。”
果然,一听到雪家两个字,他们家少爷的脸色更加难看。
“在八卦阵里。”李叔补充道。
是要将那些困在八卦阵里的人都带出来,还是……
“哼。”夜晨曦冷笑一声,意思再明显不过。
心领神会,李叔很识相的往外面走,他们家少爷这是要困死雪家的人。
咬着蜜枣全然不知情的雪玉禅见李叔走了,好奇问道:“什么事呀?”这个李叔每次看她都怪怪的,是…不满?不对,厌恶?也不像,总有一种…莫名的嫉妒……
从衣袖里掏出几枚甲骨,夜晨曦往桌上一扔。“准备婚事。”
婚事?“谁要娶亲?”
“我。”
雪玉禅楞了一下,“哦,恭喜……”咬着下唇,她拨弄碗里剩下的蜜枣,好像,嘴巴还是苦苦的,比刚才,还要苦。
“恩,同喜。”夜晨曦挑了挑一边的眉毛,波澜不惊。
一定是刚才的药太苦了,所以蜜枣才没有用…恩?
“什么?”雪玉禅后知后觉抬头,真好撞进那对深眸。
夜晨曦嘴角上扬,暖的和外头慵懒的太阳一般:“原来,夫人,有重听?”
那一年,梨花庄前任庄主早就算出门外那对双生子的命运,更算出那个小女孩,和梨花庄千丝万缕。
那张递给雪御天的字条上,写着:双子星生,一明一灭,一十八年,物换星移。
命中注定,雪族会为了这个病秧子儿子能够继承子嗣,牺牲雪玉禅。
只是连夜晨曦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年,也是在今天他所拥着挚爱的地方,还是小小的他对自己的父亲说:“那个小姑娘,怎么还跪着。”
就这一句话,让他的父亲侧目,随意算了算这个小姑娘的命格。
夜晨曦自小带着的锦囊中,是父亲写下的另外一张字条:雪女入梨园,自此两世生。
罢了,夜晨曦拥紧自己怀里的人,雪族如何和他们无关了,那个病子会葬送雪氏一族,再如何都无碍。
你信不信有一种感情,一辈子不会输给时间
“雪玉禅!你给我下来!”
冷三少
36

一时林子里的鸟受到惊吓飞了个精光。
苦着脸,瞪了一眼树下的儿子,“你又出卖我。”雪玉禅正想足间一点飞身而下。
“别动!”
一声吼让她定在树上。
黑着一长脸,夜晨曦飞身上去,瞬间将还在树上的雪玉禅抱下。
“你小子又出卖我!”还没站稳,雪玉禅指着那张和自己夫君几乎完全翻版,除了那双大眼睛似她的脸。
小夜思禅带着不符合自己年龄的成熟,淡淡开口:“娘,作为孕妇,请你对我负责,要是生下来的妹妹和您一样,请您就不要生了。”
“什么!你!”
“站住!”夜晨曦咬牙,“你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安分点!”
缩着脖子,雪玉禅带着哭腔道:“那你还吼我,我都快要生了你还吼我,你对我一点都不好,我怎么这么可怜,我……”
忍下自己额角暴怒的神经,“好了好了,等下带你去看梨花。今年梨花开的很美,好不好?”
“爹,你太宠着娘她才会这样的。”
冷笑一声,“你,抄易经五百分。”
“为什么!”
夜晨曦像是没有听到自己儿子的怒吼,反而满意的看了眼那小子没了冷静像个孩子该有的面容,牵着雪玉禅往前走。
我的女人,是你能说的?
嘴角扬起,他握紧跟在身后的小女人。
一路的梨花,如同当初他们相遇时那样,只是,如今的心境不再相同,因为有你相伴,十里春风,不如你。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120
声望
32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16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2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QQ
发表于 2014-3-1 12: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 心情驿站     

GMT+8, 2017-12-19 06:01

Powered by Dz! X3

© 2001-2013 好玩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