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登录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2622|回复: 317
收起左侧

【极品夫人】——宫廷那些事7区花椒 已完结【一品...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1196
声望
19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21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7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7-19 11: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睡睡平安 于 2013-7-31 20:03 编辑

本文为滑稽搞笑小白文,属长篇连载文,一个女土匪成长为女神的真实故事,请大家多多支持啊!{:soso_e106:}  
            服务器:倾世皇妃
            角色名:花椒
               等级:87
    花椒出生在黑风寨。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满寨的花椒树都开了花,花椒的土匪老爹认为这是一个天大的吉兆,得意洋洋的给女儿起了一个自以为高雅的名字——花椒。
    花椒十岁的那年冬天,土匪老爹上山打狼,说是要给宝贝女儿做一顶狼皮小帽。临走的时候老爹亲了亲花椒冻的红红的小鼻头,爽朗的大笑震惊了整个寨子的鸡鸭,形成了一曲独特的送行曲。
     傍晚,老爹是被人抬回来的。粗犷的身体遍体鳞伤,手里还紧紧抓着一只已僵硬多时的死狼。听寨子的人说,老爹是遇上了狼群。花椒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相信这个躺在木板上,浑身是血,紧闭着双目呻吟的男人是自己印象里那个永远强大的老爹。她甚至忘记了哭泣,只是瞪大眼睛看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当晚,老爹便走了。
     花椒从没见过自己的娘亲,老爹也很少提起。听寨子的平安婶说,娘亲是她所见过最美的女人,却不知为何,在生下花椒的第二天就离开了寨子,从此再没回来过。花椒十岁的那年冬天,成了孤儿。
    又是一年冬天,后山一个秃秃坟头旁,15岁的花椒斜坐着,絮絮叨叨的和老爹说些少女的心事。楚项言远远看着,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这些年花椒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依旧吃的饱,睡得香,说话大声,笑的震耳;爬树翻墙摸鱼逗狗,一个不留意就能让整个黑风寨鸡鸣狗跳。可就是因为太正常,心里反会觉得不安,他本以为老爹的死会让她消沉好长一段时间,但事实上并没有。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丫头,有时他以为很了解,可有时又觉得她是个谜。
     花椒拍拍酸痛的双腿,站起身,踱着步子向已是黑风寨当家的楚项言走去。花椒走路的姿势很好笑,左右一颠一摆,像是平安婶养的那些刚出生才学会走路的小鸭。楚项言心里扬起笑意,刚要伸手摘掉她头上粘到的枯草,就看见她贼眉鼠眼的正盯着自己窃笑,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升。
果然。
    “当家,你是不是受伤了,你后背那块好大的淤青是怎么回事?”
楚项言疑惑的看了看自己厚重的冬衣,瞬间就反应了过来,黑着脸大吼:“你又偷看我洗澡!”嘎嘎嘎,一树的乌鸦惊叫着飞散。
    花椒堵着耳朵向后退两步叫道:“怎么可能是我!明明是朝二!”
   楚项言深吸一口气,扭过头大步向回走。
    “你明明知道朝二喜欢你喜欢那么多年,关心你也是很正常的,干嘛生气?”花椒边小跑跟着边说。
   “喂!你蹲在那么大地木桶里能被看到什么?大男人又不吃亏,干嘛那么小气?”
   “好歹平安婶对你像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你怎么可以生她女儿的气?”
   。。。。。。
   “你给我闭嘴!”嘎嘎嘎嘎。。。刚刚落在树上休息的乌鸦再一次惊叫着飞散。

第二章
    黑风寨所属倚明山,每到夜晚月亮升起,整个倚明山在月光的笼罩下仿佛是被保护在巨大的屏障中,漆森而又神秘。
     花椒最喜欢在这个时候和朝二爬上黑风寨最高的屋顶,俯视整个寨子,看着寨子里的人们忙碌穿梭的身影,就会觉得生活无比惬意。关于寨子所有的消息动向,也都在这里被传播。比如红叶大叔又偷吃了平安婶的玉米,比如阿猫看上了俏皮的冰冰,又比如当家今天多吃了几碗饭。诚然,朝二嘴里除了楚项言从不会有别的名字冒出。两人常常嘻嘻哈哈的直到被催上几次才会乖乖睡觉,多少个夜晚都是这样度过的,然而这次却有些不同。
    “朝二,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朝二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花椒,惊讶的险些摔下房顶。
   “去哪?”
    花椒歪歪头,耸耸肩,抓了抓头发又打了个哈欠,才慢悠悠的说:“去找我娘。”
    朝二想,她应该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刻的花椒:她的眼睛注视着远方无际的黑夜,脸上的表情是茫然,眼神却坚定明亮,仿佛那巨大的黑色里,有什么东西在指引她,走向自己终归要走上的征程。
   “你,怎么会突然想去找你娘?”
花椒的娘从来都是寨子里的传奇人物,虽然几乎不被人提起,但在每个人心中,都对这个美丽而又神秘的女人有着无限的好奇。见过她的大人们总会在内心或多或少的给以赞许,而孩子们则只能用自己的想象偷偷编造自以为是的故事。
   “本来不想的。”花椒轻轻的说,“这么多年,没有她我也能过的很好,可是老爹死了。”她突然低下头,半晌才继续说道:“前几日我整理老爹的柜子,从角落里发现了一本手札,是老爹写的。好奇怪,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朝二没有做声,只是静静的听着。
   “里面写了好多关于我娘的事,还有一张她的画像,真的是美极了。我想,我想我总归还是有娘的孩子,就算她忘了我。。。。。我只是想看她一眼,一眼就够了。”
   “我陪你去好吗?”
   “不用,我要自己去。”花椒抬起笑脸,眼睛明亮的犹如璀璨的星辰。
   “当家不会同意的!”朝二大叫。
   “只要你不告诉他就好了。”花椒调皮的眨眨眼睛,“我本来想偷偷走的,可是终究怕你怪我。”她讨好的向朝二身上贴了贴,轻轻晃动她的胳膊。
   “你这样走我们怎么会放心呢?”朝二感觉自己快要哭出来了,她太了解自己的这个伙伴,固执又倔强,一旦决定的事情,是怎么也不会回头的,就为这个,小时候不知挨了老爹多少次罚。
花椒笑着抹去她眼角里流出的液体,把头靠向她的肩膀。“不要担心我,我会经常寄信给寨子,我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了。我一直有好好习武不是?”
  “就你还好好习武?”朝二嗤之以鼻,“不知道是谁,被红叶大叔的阿黄追的满处乱跑!”
  “我是在和阿黄赛跑好嘛?”花椒大声抗议!
   “一定要自己去嘛?”
   “恩,我想自己去做这件事。我并非没有计划哦,手札有写娘亲出生在京城,我想先去京城看看,看看娘亲的家乡,也顺便看看京城是不是真的像老爹说过的那样繁华。”
   “不知道当家知道会不会气死呢!”朝二嘟着嘴叹气。
  “有你他不会气死啦!”花椒噗嗤笑出声,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可怜兮兮的央求:“你要好好安抚他,等我回来的时候不要把我踩扁,啊啊,更不要吊起来打!”
   “我才不管!”朝二撇过脸,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一定记得回来。”
   “放心好了,你以为我是白澈那个没良心的家伙?看上莫羽那个浪子就跟着跑了,说是回来看咱们,到现在也没见过,都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
  “你们谁也别说谁!半斤八两!”
   花椒笑着去挠朝二的胳肢窝,两人在屋顶笑闹成一团,似乎刚才并没有谈论过什么伤感的事,也没有谁哭过鼻子。只是夜,似乎变得格外寂静,格外漫长。
第三章
    自古至今,京城仿佛永远都是热闹繁华之地。这里有太多的达官贵人,有太多的风流韵事,这里上演的都是真实的故事,与花椒偷藏的那些虚构的野史相比,这里发生的一切多了那么点人情味,多了些眼泪和渴望。
    这是花椒来到京城的第三天,她终于摆脱了吃饱就睡,睡醒就吃得混沌状态,当她精神气爽的走到楼下吃早饭时,店掌柜几乎要哭着感谢老天爷的恩德。天知道他多么怕这个刚来时看起来像乞丐的丫头会不会哪天就睡死在自己的客栈,要不是自己心肠好,见不得她可怜兮兮恳求的模样,是说什么也不会收留这样的客人的。当然,也不排除他确实想为自己的客栈开个张。
    这是一家外表看起来及其朴素的小客栈,当花椒走进去的第一感觉就是楚项言常常教育她要做到的那个词——表里如一。但总归,她是很满意的。
在店掌柜饱含热情的目光下,花椒愉快的吃了五个肉包,喝了一大碗小米粥,之后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出了客栈。她要去寻当朝老太傅的府邸。
    花椒从没想到自己的娘亲会是当朝太傅的女儿,拥有这样一个显赫身世的美人竟然和土匪老爹搞在了一起,还生了她这么一个小土匪。当她在老爹的手札里得知这一切的时候,不由对那些野史编造家的想象力大为鄙视,那些看了开头就能想象到结尾的故事,实在是太缺乏新意了。
   街道上人声鼎沸。路边此起彼伏的叫卖声,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穿着华丽衣衫来来往往的人群,在花椒眼里,都是莫名的亲切。这是京城,是娘亲成长过的地方。花椒想象着娘亲的幼时生活,想象着她也会如自己一般走在这条街道上,土包子般的恨不得把每一处都看个遍,就不由的笑出声。是京城呢,这里,是京城呢。
    打听了几次都没找到太傅府,花椒不由有些懊恼,肚子饿的咕噜噜乱叫,不禁后悔早上那五个肉包吃的太少了。
正在这时,一声轻柔的叫卖声传来,花椒侧过头寻找,原来是街边的凉粉摊,一个清丽的少女正在招揽顾客。她穿着嫩绿色的长裙,鹅黄短衫,头上还系着一方头巾,看起来清爽又大方。花椒觉得这样的姑娘卖的凉粉一定和她自己一样秀色可餐,当下不再犹豫,几步跨了过去。
    “我要一大碗凉粉,记得一定要大。”花椒一屁股坐下,咧着大嘴对凉粉姑娘笑着说。
    凉粉姑娘愣了愣,转身去盛了果然好大一碗。
    白白的凉粉淋着少许肉丝,再撒上些葱花,浇上麻油,香喷喷的将花椒肚子里的馋虫全勾了出来。她擦去嘴边流出的口水,大口大口吃的风声水起,一脸满足相让人忍俊不禁。
     吃的正欢,却听旁边凉粉姑娘突然变了声:“你怎么又来了?”
     花椒抬眼一看,就见一个身着淡蓝色华服的英俊男子立在凉粉姑娘面前,鼻如梁,眉如峰,一双桃花眼满是深情。花椒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嘴里吃了一半的凉粉顿时掉回了碗里,耳朵也不自觉伸的老长。
    “在妃,我对你是真心的!”
    “噗”花椒一个没忍住,将凉粉喷了出来。
男子愤怒的转过身,花椒忙低下头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在妃,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不好,我会为你改。你不喜欢张扬我就隐忍,你不喜欢我带下人我就自己来了,只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四少,我们真的不适合,您是大少爷,我只是一个卖凉粉人家的女儿。求您行行好,放过我吧。”凉粉姑娘说完这句话,别过脸不再看他。
    四少呆愣了半晌,好半天才叹口气说:“你知道我从不在意这些,我会给你时间,我明天再来看你。”
    花椒好奇的看向凉粉姑娘,不出所料,她果然在四少离开之后就转过头,眼神就再没离开过他的背影。就知道她喜欢他,那眼神和朝二看当家时的一模一样。花椒心里不禁感叹,明明彼此喜欢却碍于世俗的眼光不敢在一起,京城人就是矫情,哪像她家白澈,喜欢就是喜欢,才不管那许多。她家白澈啊,就是太心狠,也不知道回寨子来瞧一瞧。花椒这样想着,把剩下的凉粉一口气全吃了下去。
      第四章
    “那个。”花椒吃完凉粉,看了看坐在一边独自难过的凉粉姑娘,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你知道太傅府在哪嘛?”
   凉粉姑娘抬起头,眼神颇有些复杂的看了看她。
   “怎么了嘛?”花椒被看的有些发毛,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哦,没什么。”凉粉姑娘尴尬的笑笑,“穿过这条街向右拐,看见一个高高的门府,就是太傅家了。”
   花椒道了谢,顺着凉粉姑娘所指的方向,果然到了太傅府邸——薛府。她虽然时常糊涂,但此时却格外清醒,她看了看紧闭的大门,第一时间就打消了翻墙进去的念头。天大地大,小命最大,这是平安婶从小教导她的。
   千里迢迢的从黑风寨赶来,一路忍饥挨饿,不知吃了多少苦,可真到了这里,花椒才发现,她似乎并没有做好和娘亲见面的准备。眼前威严耸立的围墙,冰冷的让人胆寒,墙里墙外似乎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即使真的进了围墙里,她又该说些什么呢?说自己是当朝太傅的外孙女?会有人相信嘛?连她自己都是很难相信的。
这样呆愣愣的站在府门前,花椒觉得当初所有的热情都在这一刻消散褪尽,虽然早已入夏,可是整个身子却是入骨的冰凉,包括那颗开始冷掉的心。
   “你是谁?在这干什么?”声音略有些熟悉。
   她茫然的抬头,见是刚才在凉粉摊见过的那个四少。
   “是你?”四少仿佛也认出了她,狐疑的在她脸上扫了几眼后,突然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花椒皱皱眉,跑到被擦得油光锃亮的门扣前仔细照了照,“什么也没有啊。”
   四少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将手上的汗渍抹上纤尘不染的大门,嘴角抽搐半天才说出话来:“你是谁,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花椒收回脑袋,裂开大嘴笑着说:“我听说当朝太傅是忠厚贤良大的典范,内心很是憧憬,所以特来此地瞻仰大门。”
   “瞻仰大门?哼,瞻仰门楣吧。”
   “哈哈哈,差不多差不多啦!好了,我瞻仰完了,大门很漂亮,我也该走了。”花椒边说边侧身向后退,想趁机闪人。
   “站住,你叫什么名字?”
四少悠哒哒的走过来,眼神在她的脸上又扫了一遍。
  “喂,我干嘛告诉你!”花椒感觉有些毛骨悚然,虽然朝二时常对自己耳提面命:对待好看的男人要牢牢抓住,重点考核。而眼前的男人也确实有着一张好看的脸,但也实在不排除衣冠禽兽之类的可能。难道她长到15岁,还没见过几个男人就要失身于此了?天哪,如果真是这样,不知道土匪老爹会不会气的活过来。
   “你可以不告诉我,但是你在我家门前鬼鬼祟祟半天,谁知道你有没有不良企图?今天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你就别想走。”
   “你家?你是太傅什么人?”
   “太傅是我外公,怎么样,还不告诉本少爷?”
   那岂不是我表兄弟?花椒心里把他骂了个遍,才愤愤不平的说:“小女子姓花名椒,现住在福来客栈。四少爷,可以放小的走了嘛?”
   “恩,现住先放过你,要是太傅府出了什么事,我就抓你去见官。”四少打开一把折扇洋洋得意的扇着,那模样简直欠扁到了极点。
   你妹啊!花椒心里幻想着把他反吊在树上抽打的情景,仿佛听见他哭喊着求自己放过他,心里这才稍稍好受些。难道说以后太傅府出了事全要赖在她头上?天知道这个太傅暗地里得罪了多少人。
   花椒将嘴巴再次裂到后脑勺,“是,四少爷,请你略移尊躯,小的这就跪安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趾高气昂的,像一只高傲的小火鸡,踱着自以为矫健的步伐离开了。
什么时候我才会和灼大见面啊啊啊请大家多多支持哦!
第五章
   十里桃源是京城有名的胜地,不论春夏秋冬,总会有人来此或吟诗作对,或幽会游玩,那些被人们私下传诵,津津乐道的情爱故事,也大多在此处发生。最有名的要属前朝太子夜华爱上民女白浅,几经波折娶做皇后,最终相守到老的传奇,而他们就是在这里相遇的。当然,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有夜华那样的勇气,也并非每个女人都如白浅般幸运,但人们还是相信,这里会有那样一个人等着自己。
   关于这些故事,花椒是不知道的,她只是不想马上回客栈。自从离开太傅府,她的心里就好像被堵上了一块大石头,只觉得气闷,百无聊赖的到处逛,不知怎的就逛到了这里。
美景都被衣着鲜亮的红男绿女占据了,花椒无意和他们争抢,便找了一块
草地,坐下歇息。草地四周都是枝桠茂密的榕树,树枝相互交盘形成一把天然大伞,遮住了炎炎烈日。花椒背靠着树干,想着自己走后寨里人的反应,想着接下来的打算,不一会儿竟睡着了。
花椒梦见了娘亲。梦里的娘亲有着老爹手札里画像的模样,她看着她微笑,轻声唤着她的名字,伸出双臂要拥抱她。花椒开心极了,正要飞奔过去,却不知哪里冒出来一把铁锤,直直的砸向她的额头,剧痛传来,她醒了。
   “哈哈哈,你们看她这个傻样!”
花椒直起身子,摸摸额头,痛感依旧,四下看了看,见好大的一个果子落身边,她是被人砸醒的!
   “谁!谁砸的!给老娘滚出来!”花椒瞬间变身朝天椒,怒气冲天的叫道。
  “爷砸的,怎样?”
  “月弟,别闹。”说话的男人身穿白色锦衣长袍,五官笔挺,眉眼如炬,看上去带有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玄色华服的英俊男子,加上之前打人的罪魁祸首,三人站在一起,竟成了这片草地最闪亮的风景。粉红的泡泡从四面八方飘过来,带着浓浓的爱意,在整片草地上空久久挥之不去。
花椒也有些呆愣,之前四少一个就让她忍不住多瞧上几眼,此时这三个美男子并排站,让她突然后悔自己少长了两双眼睛。
  “看什么看!乡巴佬,没见过男人?”又是砸人的那个家伙!
  “月弟!”白衣男子微微皱眉,见他心不甘情不愿的闭了嘴,才又转过头对花椒说:“姑娘对不住,这是我家月弟,有些顽劣,并他没有恶意。”白衣男子微微笑着,嘴角扬起好看的弧线。
  “额,没事。”花椒被那笑容闪了眼,感觉浑身轻飘飘的。
  “嗤,看傻了吧。”讨厌的声音再次想起,花椒忍不住飞过去一个白眼。
  “阿月,你就少说两句吧,一路上惹得事还不够多?”黑衣男子不满的抱怨。
  “唉,阿辰,你这话说的可不对了,之前明明是那群女人自己贴上来,干我何事?难道长的俊俏也是我的过错?”
  “那刚才呢?人家姑娘好好的睡觉,你为什么砸她?”
  “我就是看她睡得太香了,口水流出来不知道,好心提醒一下。”
花椒是真的怒了。她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好心提醒!她用的着他好心提醒?!
  “那我也应该好心提醒你,你的左脚鞋底粘了一块貌似动物粪便的黄色不明物体。你的两个衣袖口颜色深浅不一,我很怀疑不是油渍就是鼻涕。还有,你是化了妆嘛?眼角那一块乌黑是怎么回事?哦!天哪,你不会不知道你的鼻孔里鼻毛都要跑出来了吧!”
  “你这个该死的乡巴佬!”刚才还在贼笑的男人瞬间爆炸了。
  “哈哈哈哈哈!”看着他怒气喷天的模样,花椒笑的前仰后合,之前的坏心情一扫而光。剩下的两个男人愣了愣,彼此对看了一眼,也都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
   第六章
   “好了,不要闹了。”白衣男子收了笑,郑重的向花椒道歉:“姑娘,月弟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姑娘见谅。”
  “哈哈,没关系啦,反正我也冒犯回去了。”
白衣男子笑着看了看花椒笑成一条线的眼睛,微怔片刻又很快恢复如常,“在下华齐,这是舍弟阿月和阿辰。我们听说今日是凝香阁的花魁大选,故来凑个热闹,姑娘可有兴致一起去看看?”
    “大哥,干嘛叫上这个乡巴佬!”阿月不满的大声嚷嚷。
   “姑娘一起来吧!凝香阁可是京城最有名气的青楼,里面的姑娘个个美若天仙,不去看看可会后悔哦!”阿辰似乎故意和阿月对着干似的,对花椒极力邀请。
   “哼,现在得意,等被小丸子知道你来看花魁大选,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阿月哼了一声,拿着折扇狠命扇着。
阿辰并不理他,笑着又说:“姑娘来吧!”
   花椒不好拒绝他的热情,重要的是,那个叫华齐的白衣男子正眉眼含笑的望着她,那笑容真是好看,让她想起了小时候老爹带着她爬上倚明山的山顶去看日出,初阳升起的那一刻,光辉洒满全身,既温柔又耀眼。这样的笑容,让花椒情不自禁的沉沦。
  “好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去看看也好。”
  “不知姑娘芳姓大名?”华齐问道。
  “噢噢!我叫花椒,今年十五岁,家住倚明山,现在,现在住在福来客栈。”花椒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恨不得将自己的嘴巴缝起来。她这是怎么了,人家只是问个名字,自己就恨不得把祖宗八代都说了出来,如此毫无城府还怎么在江湖上混?丢人!太丢人了!
   华齐却只是笑笑,温和有礼的说:“现在时日尚早,不如我们先去四下转转。”
   “哦,好,好啊!”她忙不迭的点头。
   “哼!你当然说好!跟着咱们爷三个,一会儿你就等着被女人嫉妒的眼光杀死吧!”
   花椒才不理会某人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反正他哼哼来哼哼去,对自己毫无影响。寨子里的小猪也是整天哼哼唧唧,她过的不是一样很开心?
四个人同行,花椒一直紧紧跟在华齐身边,偶尔阿月和阿辰会逗上几句嘴,她看不过也会出声帮帮阿辰,每每她一出言,阿月就立刻词穷,活像一只吃了辣椒的土鳖。
    到了傍晚,四人赶到琴瑟湖,登上了凝香阁的花船。此时的花椒换上了一件淡黄丝绸裙,杂乱的头发被梳成双环髻,还破天荒的带上了一两件首饰。
野小鸭变天鹅的一刹那,三个人皆是一愣,就连一直看她不顺眼的阿月都感叹了句:“倒还有几分资色。”
    花椒也被自己的模样惊呆了,这是她嘛?笑成月牙的双眼亮的惊人,小巧的鼻头,丰满的嘴唇,还有因激动略显红润的双颊,活脱脱就是美女啊!这不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变成的模样嘛,竟然在此刻成真了?!过度的兴奋让她抱着服装店的铜镜舍不得撒手,在柜前转了一圈又一圈,丝毫没看见三个男人眼里复杂多变的目光。
   本来,花椒是说什么也不肯接受这些衣服首饰的。虽然红叶大叔常和她说,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而她也一直遵从这句话,但这并不代表她不会偶尔为之的反常,比如今天。
   “这些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花椒少有的严肃,当然主要还是为了不让华齐看低了自己。
   “花椒姑娘不必太客气,用不了多少银子的。”阿辰说。
   “花椒姑娘,就当阿月之前冒犯的赔礼。”华齐说。
   “喂!你不会真想穿着这件乡下大婶的衣服去凑热闹吧,你知道那里都是些什么人吗?你不嫌丢人我们还嫌丢人呢!”阿月说。
好吧,话说到这个份上,花椒不接受也得接受了,她愉快的将自己换下的旧衣包起来,像一只蝴蝶一样飞出了服装店。
   “走吧?”她不忘回头看着早已傻了眼的三个男人说。
   第七章
   凝香阁不愧是京城第一大青楼,不论是花船还是船里的摆设都极尽奢华。到场宾客衣着艳丽,看的出非富即贵。阿月扔给伙计一包沉甸甸的金子,挑了一条视野不错的精小花船,率先跳了上去。这是花椒第二次坐船,第一次是从黑风寨来京城的路上,由于目测失误,在上船的时候少算了两步,一头栽进了河里。这次花椒长了记性,小心翼翼的一步三掂量,急的阿月在船上直跳脚。
   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条只能装的下五六个人的小船里,不仅有桌椅床榻,竟还有一个小隔间专供人方便。船壁上贴着精美的花饰,珠帘帐幔,散发着淡淡地幽香,让花椒一时看傻了眼。华齐打发了专门服侍的婢女,招呼她在桌前坐下。桌面上摆着十几样精致的点心,还有时下最新鲜的水果,看起来赏心悦目,花椒咽了咽口水,努力移开了视线。
   一阵震耳欲聋的锣鼓声过后,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鸨走出了船舱。花椒看着她那张化着五彩缤纷的妆容的脸,纳闷的问道:“她是被人打了嘛?还有,干嘛往脸上图那么多面粉?”
   “被人打了?啊哈哈哈!”阿辰和阿月笑的前仰后合,“小爱妈妈化得确实夸张了些,不过这不是面粉,是胭脂水粉。”阿辰好心地解释。
   花椒当然知道胭脂水粉,她和楚项言去倚明山下的县城采购生活必需品时,曾经看见过摊贩叫卖。楚项言见她一脸好奇,便买了一小盒送她,不过因为觉得太贵,一直舍不得用,被她好好的珍藏在了箱子里。幸亏没有用过啊,花椒庆幸的长吁了口气,回去送给朝二好了,她愉快得想。
   小爱老鸨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笑的风情万种,“今晚是凝香阁的花魁大选,在座的各位老少爷们能来此赏脸,我小爱感到不胜荣幸,在此先行谢过了。”说完,她行了个侧礼。说是侧礼,其实也只是微微俯身而已,因为她的肚子阻碍了她的幅度,让她卡到一半就不得不收回来。
   “姑娘呢?带出来让我们看看!”早有心急的大声催促。
   “急什么呢?各位爷,好戏不怕晚,小爱我得先说说这选花魁的规则。”她笑着,脸上的粉随着肌肉的一张一合簌簌往下掉。
   “快说快说!我们要看姑娘!”
   小爱老鸨不为所动,依旧不缓不急的笑着说:“选花魁的姑娘共有三位,分别是秋凝、安芯和莫依依。每位姑娘分别展示琴棋书画四种才艺,各位爷们喜欢谁,就给哪位姑娘名下送银子,谁名下的银子多,谁就是花魁!”
    “果然不愧是凝香阁的老板,鬼主意就是多,如此一来不管谁当选花魁,银子还不都是她凝香阁的?”阿月晃晃脑袋,将一串葡萄丢进嘴里。
   “凝香阁既赚了银子又得了名声,一举双得!”阿辰也忍不出赞叹。
   花椒听不懂这些,她一边不停地往嘴里塞着东西,一边用余光偷偷的瞄着华齐,偶尔华齐一个对视,她就赶忙低下头将点心水果塞得更猛
第八章
“出来了出来了!”一片骚动声中,三位姑娘踱着婀娜的步子,占到了台中央。
   花椒抬眼望去,果然个个姿色貌美,却也各有千秋。站在左侧的秋凝,身穿凌波轻衣,头梳浮云髻,双目微闭,珠目前有蒙蒙水雾,宛 若谪仙。中间的安芯,身穿一条花魅抹胸裙,头梳后环髻,一双媚眼波光流转,唇角微张,妩媚又动人。站在右侧的莫依依,身穿红莲纱衣,头梳蝴蝶双环髻,鼻头小巧,双目灵动,看上去调皮可爱。三人的出现,引来四下无数叫好声,就连阿月阿辰也止不住的称赞。
    花椒看了看她们,再想想自己,破天荒的第一次感到失落。她拿起桌上的酒壶,对着嘴狠命的灌了一大口,没有想象中的苦辣,竟还有点酸酸甜甜。好喝!她心里感叹了一句,又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喂!你这个乡巴佬,好喝也不能这样喝,果子酒入口绵软,后劲却足,小心一会儿喝醉了,没人带你回去!”阿月跳起脚去抢花椒手上的酒壶。
    花椒一个转身躲过,满不在乎的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干嘛这么小气,你那么有钱,再叫几瓶就是了!”
   “这是有钱没钱的事吗!”阿月气的大吼。
   “算了,让她喝吧,一会儿咱们给她送回去就是。”阿辰拍拍阿月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哼,一会儿真醉了我可不管。”阿月看了一眼华齐,见他只是盯着台中央没有任何表示,这才嘟嘟囔囔的坐了回去。
   三个姑娘一个接一个出场,管弦丝竹,歌舞霓裳,美人倾城,四周叫好声不绝于耳,但花椒却心不在此,只是一口一口塞着点心,一口一口灌着酒。到了后来,谁当选了花魁她不知道,只记得她终于做了梦寐以求的仙女,整个人一直飞在半空,轻飘飘的,好像踩在了云彩上。
    “早就说不让她喝酒了,现在怎么办?”阿月看着原地转圈,边转边傻笑的花椒,顿时怒从胆边生,暴怒的大吼。
   “我也没想到她会这样,我以为最多只是趴倒睡觉而已。”阿辰拍着心口,明显受了惊讶。
   “好了,事已至此,还是先把她送回客栈再说。”华齐叹了口气,伸手去拽她。
   花椒早已转的七晕八素,华齐这一伸手,她一个站不住,身子就扑了上去。“噗嗤!”一声,华齐的长袍被撕下好大一块。
   整个船舱都安静了下来。
   片刻之后,华齐铁青着脸,将花椒强行抓住,对着阿月和阿辰喝了一声:“看什么看,走了!”
哪知快上岸时,花椒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一个跳跃,直剌剌的栽进了湖里,华齐反应不及,也被拽了下去。
   “咳咳!好凉好凉,咳咳!救命啊!”她总算稍微清醒了些,扑腾着双手,将湖面拍起一个又一个水花。
   “闭嘴!”华齐没好气的呵斥,从背后拉着她向岸上游去。
   事情远还没有结束。就在阿辰奋力拉着花椒上岸的同时,花椒一个用力不对,将阿辰的裤子拽了下来,阿辰惊讶之余忙伸手去提裤子,也一头栽进了水里。
   好不容易三人都上了岸,花椒突然胃蠕动,俯身变吐,恰巧吐在了他正前方阿月的衣襟上,于是,整个琴瑟湖上空都想起了某人的怒吼:“你这个该死的乡巴佬!”
   呼啦啦,现在是整个琴瑟湖都静了下来。
第九章
    可是花椒已经听不见,几番折腾让她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三人忍着快要被憋出内伤的怒火,灰溜溜的带着花椒跑路,哦,对了,那样子真是像极了夹着尾巴逃窜的大尾巴狼。
    “妈的!那个什么鬼客栈到底在哪!”他们三个也算是对京城了如指掌,可是转了几圈也没找到花椒嘴里的福来客栈,眼看夜色越来越深,阿月已经快要崩溃了。
   “这下怎么办?宫门快关了,你们再不赶回去,又要闹的天翻地覆。”阿辰蹙着眉,一脸担忧。
   “要我说把她扔这算了!”
  “你做的出我可做不出,好歹是个姑娘,真出了事谁负责?”
   “那你说怎么办?你倒是想个法子出来啊!”
  “好了,别吵了。”华齐不耐烦的低声呵斥,“吵有什么用,不如赶紧想想办法!”阿月阿辰看齐华是真的生了气,都乖乖的闭上了嘴。
  说也奇怪,华齐自小受严师教导,秉从君子之风,一向温和有礼,甚少见他这副焦躁不堪的模样,可是遇到花椒,仿佛一切都成了可能。阿辰阿月对视一眼,心下感叹:花椒,真乃神人也。
   “要不这样,宫门马上就关了,我俩先回去,你把乡巴佬带回你府里。”阿月贼笑着说。
  “为什么是我!”阿辰立刻出声抗议。
  “不是你难道是我们,咱们三个只有你住在宫外,你又不肯把她扔这,那你说怎么办?”
  “我不管,反正说什么我是不会带走的。”阿辰气呼呼的,一张脸涨成了巨型茄子。
  “你是怕她再扒你裤子,还是怕小丸子知道你带女人回家伺候你家法?”
    “赫连月下,你。。。”
  “你俩还有完没完?”华齐瞪了他俩一人一眼,“月下说的倒不是完全不可行,星辰,花椒就交给你了,不过不是让你带她回家,而是给她送到太傅府去。”
  “对呀!怎么忘了慕容四那小子!反正他不认识花椒,我把她放下就跑,他还能怎样!哈哈哈。”
  “那就这么办吧!”阿月一把扯过趴在他背上睡得口水横流的花椒,塞给阿辰,“有事明天再说!”便头也不回的拉着华齐向皇宫赶去。
————————偶是愉快的分割线————————-————
   花椒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正午,她拖着疼痛的脑袋,四下环视了一圈,吓得一个激灵滚下了床。这是哪儿!她仔细想了想,好像昨晚和三个刚认识的男人去看了花魁大选,之后?之后自己就一直喝酒,再之后就什么也记不得了。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仔细观察了屋子的摆设,明显不是福来客栈里她住的那间房,那间只能装的下她一个人的蜗牛壳怎么可能这么大!这么奢华!这到底是哪儿?难道,难道昨晚选花魁的姑娘落了选,自己成了花魁?!天啊,她的外衣去哪儿了,怎么只穿着白色的亵衣?难道自己已经被!!!花椒一时难以接受接二连三沉重的打击,裂开大嘴,失声痛嚎。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一个面容清秀的小丫头闻声跑进来,扶起花椒轻声询问。
花椒抬起眼,看了看她,哭着问:“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还有,我的衣服去哪儿了啊!”
   小丫头“扑哧”一声笑了。“回姑娘,这里是太傅府。姑娘昨晚的衣服沾上了些,沾上了秽物,被丫头拿去洗了。”
   太傅府!花椒脑袋里闪过一道响雷,霎时怔在了当场。“你说,这是太傅府?”
   “是太傅府啊!是昨晚辰少爷把姑娘送来的,表少爷说等姑娘醒了让奴婢去叫他,奴婢这就去。”
   “等等!你说的表少爷是谁?”
   “表少爷就是太傅的亲外孙,慕容四啊。”小丫头笑着将床头叠好的衣服端过来,“姑娘先穿这件衣服吧。”
   “我自己穿,我自己穿就好。”花椒抢过衣服抱在怀里,讪笑着说:“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可以的。”
   知她害羞,小丫头也不再多言,“那我去叫表少爷。”微微行了个礼,躬身退了出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庶人

Rank: 1

UID
1280
声望
21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1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7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7-19 11: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先抢沙发

庶人

Rank: 1

UID
1280
声望
21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1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7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7-19 11: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椒婶,尼玛写了两天就写了这么一点点??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766
声望
22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41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发表于 2013-7-19 11: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来为项言打抱不平的,哎呀

八品县丞

Rank: 3Rank: 3

UID
758
声望
144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28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7-19 12: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姑。。容容是来看我出现在哪里的。。。
游戏服务器:贵妃醉酒
游戏角色名:君丶墨染
内容:雨辰:倘若我心中的山水 你眼中都看到  
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怎知那浮生一片草
岁月催人老  风月花鸟 一笑

庶人

Rank: 1

UID
325
声望
9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3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7-19 14:05:39 来自心情驿站手机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年头做大婶容易吗

庶人

Rank: 1

UID
574
声望
1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1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发表于 2013-7-19 18: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06:}求出镜

庶人

Rank: 1

UID
574
声望
1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1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发表于 2013-7-19 19: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

庶人

Rank: 1

UID
325
声望
9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3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7-19 22:28:43 来自心情驿站手机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丫啥时更新-_-#

庶人

Rank: 1

UID
1280
声望
21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1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7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发表于 2013-7-19 22:55:11 来自心情驿站手机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椒二。。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 心情驿站     

GMT+8, 2017-10-20 07:57

Powered by Dz! X3

© 2001-2013 好玩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