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登录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5201|回复: 18
收起左侧

【待到杏花开】 宫廷那些事儿-13区后宫甄嬛—年世兰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650
声望
19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发表于 2013-7-23 21: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陌上、花开 于 2013-8-9 11:10 编辑

服务器:APP-13服-后宫甄嬛
角色名:年世兰
等级:57级

宫廷,一个极深极深的无底洞,而我,要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去讲述我、颜妃、赫连擎宇的故事,这世间情仇太多,我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爱过我,只是爱过,至于后来·····
引子:春天,我甚爱的春天,杏花开了,我仿佛又想起了那个春天·····可惜如今,已不属于我,属于颜妃,新入宫的丞相之女慕汐颜。辰妃靠在床边,静静的想着,她睡着了·····
                                                                                       
    春意渐冷(一)
    醒来,窗外一丝阳光透过帐子,照在略显慵懒的脸上,一股温热的风吹动着。睁开朦胧的双眼,只见窗外的那只红杏依然开着,松了口气。
    春还未过。
    起身来到梳妆台前,望着铜镜中略显削瘦的脸颊,一点艳红的唇。我,父亲经商,家道普通,有一个姐姐,两个妹妹。姐姐已出阁,家里只剩下我和娘带着两个妹妹,娘年纪也大了,我未免要多担着些。大妹莹心也是安分,并不叫人操心,可二妹莹佳可就难招架了。如今,我也是16岁了,今年的选秀,但愿——
    月宜打了帘子进来,对我微欠一福,道:“二小姐,婉映姑娘早早的来了,如今等了好一会儿了,好像有——”未等她说完,我忙道:“快请进来。”婉映是陈家的大小姐,也是唯一的儿女,自小便是我的好姐妹,若父母有事,便托付在对方家里,睡一张床,戴同一支簪子,以我俩的交情,她不会在外头等着,今日·····
正想着,婉映快步走来,她满脸泪痕,胡乱梳的高鬓显得散漫,头上的花簪子与她的脸色无多少差别。    “婉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心下一酸,不禁流下泪来,忙用帕子拭干。婉映也不言语,只望着我,眼神无限凄苦。
    半晌,她才幽幽的吐出一句:“兰儿,我要入宫选秀了。”这几个字像针似的钉在我心头,心已凉了半截。婉映也不等我说,继续道:“爹爹破产了,家中欠了一屁股债,娘怎么也忙不过来,,我只能——呜呜~”婉映苍白的脸上留下了条条泪痕。
    “兰儿,姐姐知道,此去定回不来了,只是舍不得你啊。”她低下头,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默默地握着她的手,十指相握,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是这般冰冷。
    送走了婉映,午膳的时间也到了。
    拨弄着碗中嫩绿的菜叶,却毫无胃口,以至于母亲一直盯着我,我也没发觉。母亲静静的望着我,轻声喊:“世兰?!”我顿时回过神来,接着用午膳。用完午膳,母亲把我拉到后院,坐在石椅上。
    “你有心事,是吗?关于婉映?”娘拉着我的手。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把目光转向杏花。杏花,我与婉映常看的杏花,看它开,看它落,用它煮茶······如今,婉映要入宫了,不能见了,更不能赏花了····“不!”我惊叫一声“娘,我,想入宫选秀。”母亲的神情依然平静,眼神中带着慈爱。
     “兰儿,母亲是舍不得你,但你想,我就依你,但宫中如此险恶,你能抵得住么?”
     我停住了,是啊,宫中的底,是我永远摸不透的。母亲看着我,我微微点了点头,母亲笑了笑,带着一丝苦把我带入了内室。我很少进母亲的内室,如今倒是有点期待。其实母亲的内室非常简朴,几个略显陈旧的家具零散地摆在空旷的屋里。母亲拉了我到她的梳妆台前,凝望着镜中梳着如意高鬓的我,默默从抽屉里取出一枚淡青色的玉石簪子,上面有三颗晶莹的珍珠,母亲轻轻取出簪子,插在我乌黑的发鬓中。玉石在阳光下透着寒光,母亲搭着我的肩,道:“这是你爹送我的,那时我也年轻,你爹对我也是极好的,这簪子的意思是相敬相亲一生。”    “娘是要我和皇上——!”我掩口道。
    “还不一定能选上呢,就算选上了,娘也只希望你在宫中平平安安,娘也就放心了。”
    沉默·····
    夕阳叶落了,陷入了灰暗之中。
    回到屋中,红杏还在,但我心中的春意,已冷了。
世兰在此通知大家,此小说每日二更,加更由访问量决定,200加更一章,以此类推。接下来,世兰是否能成功入宫呢?
                                 杏花谢(二)
    今日醒得特别早,也不为何事,只是默默地坐在窗前,望着院子里打蔫的红杏,回想着儿时那个最爱红杏的慕容世兰,和姐妹在园中互带红花,坐在石椅上笑观落花的我,今后,还存在吗?
    午膳后,梳洗打扮好,着了一件淡青的海棠裙,头上略带一朵淡花,起身扶了月宜,对她道:“去备辆车,我们去陈家小姐那儿。”月宜稍稍迟疑了一下,立马去了。好久没坐马车了,掀起帘子,陈府两字已陈旧不堪,两道红色的封条将昔日的繁荣一并封好。我扶了月绵下车,月宜打了帘子,跟在后面。从半开的小门中踏入,只见婉映正站在树下,独自垂泪。见我来了,便用绢子拭泪,走到我面前。
    “兰儿,你怎么来了?”
    “进屋说罢。”说完,我携她之手,走进屋里。
     里屋弥漫着一种潮湿的气息,屋内的摆饰差不多也搬空了,我顾不了这么多,随意坐在旁边的竹椅上。
    “婉姐姐,我要和你一起入宫。”听完这话,婉映顿时倒抽了口冷气,道:“宫中何等险地,你年纪尚比我小两岁,怎么能——”我掩住她的嘴唇,道:“姐姐,我意已决,不必再说什么。”婉映眼中顿时湿润了,落下泪来。我拍着她的背,道:“姐姐这般哭,倒像是妹妹了呢!”婉映被我这般玩笑话逗乐了,一戳我的额头,“小丫头,也学贫嘴了。”说了一阵,别了婉映,回到家中。
    厅内坐着的,梳着如意盘发、鹅蛋脸的,不是大姐么?!我扑上去,“大姐!”“时别一年多,妹妹倒是越发越如天仙般了。”
   “大姐,你又臊二妹了。”我往别处一瞥,赌气不和她说话。
    “好了好了,你们俩啊,从小吵到大,还不够啊!兰儿你也不跟你大姐说说你想入宫的事儿。”母亲忙着圆场。
   “姐姐知道了么?”我回过头。
   “姐姐永远顺着你,若真入了宫,一定要小心,知道了么?”姐姐疼惜的看了看我。
   “嗯。”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今日桌上的菜可比往日丰富多了,娘炒了姐姐最爱吃的炒豆芽,姐姐津津有味地尝着,问我:“兰儿,你可准备好选秀了?”我只顾着自己玩弄衣带,也不说什么,倒是莹佳发话了,“二姐姐自然准备好了,再说了,二姐姐这么漂亮,皇上一定会喜欢的。”我唾了她一口,“什么喜欢不喜欢,姐姐是去陪婉映姐姐的。”见我满脸通红,又使劲儿瞪着她,莹佳便闭了口。母亲笑着走进来,端着一盘糕点,说:“你们姐妹几个是要开大会么,讲得这么勤。”莹心掩面而笑,夹起一块千层酥,放入嘴中,瞅着我直乐,母亲看见我那红扑扑的脸,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晚膳毕,娘把我叫入了房内,问道:“花盆底鞋穿着可好?”我微微点点头,娘不舍的忘了我一眼,便让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月绵急切的问我:“小姐,可是明日就要选秀了?”我一边卸下头上的装饰,一边答:“正是呢。”“小姐一定能的恩宠。”摇了摇头,默默地吹烛,仰躺在床上,隔着帐子望了望即将凋零的杏花——
    终究要谢了。    世兰是否能成功入宫?请待下一章(下午出炉)

选秀(三)
    次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了,望望那红杏,终究垂下了腰肢。起来,只见母亲一坐在我的床边,见我起来也不说什么话,只是为我绾好了如意高鬓,虽简单,不过也精神。簪好那只淡青色玉石簪子,发现上面多了几条流苏,紫色的流苏在阳光下晶莹透彻,可见母亲之用心。母亲漠然的望了我一会儿,捧出一件淡白色的衣裙,上面绣着一朵开的证言的红色杏花。整理好衣物,穿上花盆底鞋,低头望那一小朵红杏,轻轻叹了口气。月宜引了婉映进来,只见婉映身着粉红桃花裙,头上簪着一朵淡粉的花,倒有了点儿花仙的味儿。她与我相视一笑,握了彼此的手,踏出了这慕容府的大门。
    坐在马车上,望着渐远的母亲与姐妹,手中的绢子一紧,低下头去。闭目养神了一会儿,一堵红墙立在眼前,若今日入选,往后的日子便都要在这浓烈的腥红中度过了。带下车后,与婉映相见,同行到了殿外等候。陈家破产的事,京城差不多都知道,此时,身旁待选的秀女,是不是对婉映白两眼,其中一个大胆的竟走了过来。
    “哟,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陈家小姐啊,这花往头上一带,还真如花姑呢!”她那丹凤眼往上翻了翻。他身边那些秀女便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知众位姐姐可否听过,人面桃花相映红,单这一句,便说了此人之美,这位姐姐所说的花姑,可是与花喝成一气,自然是极美的。”我不顾婉映在后头拉扯,瞪了那女子一眼。
    “切,要她能选上,我定能!”那女子也不害臊,叉着腰居高临下的说了一句。
    “好,世兰恭候着您的好消息,若没有——”
    “我就不姓王!”
    我淡淡的笑了笑,轻蔑的看了那女子一样,直径拉着婉映走了。到了一偏僻处,婉映又忍不住抽泣起来,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将她的手放在我的手中,握紧。
    待到我与婉映入殿,已是晌午。
    踏着轻碎的步子,来到殿中央。仔细打量这宫殿,四根红漆雕龙的柱子立在中央,我前方十尺之处,垂挂着一串串玉帘,一看便晓得,这是上等玉石所制的,在一片金黄中显得别佳亮眼。而帘子后头,只能隐约的看到一条蜿蜒的金龙,而穿着它的,正是当今圣上。虽望不到他的脸,但心中却突跳着。抬起头,仿佛看到一束温柔的目光,透过我,在寻找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目光如此熟悉!?我脸上一热,低下头去。婉映已被记下了,在她出殿的那一刻,肩膀在颤抖,应该——“你叫什么名字?”一个浑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顿时回过神来,过了礼数,答:“民女慕容世兰。”沉默了一会儿,那声音再次响起,“抬起头,别怕。”我怯生生地抬起头,接下来的话我一句也没听清,只朦胧的感觉被记下了。走出殿外,贪婪的呼吸着清风,心头一松,却凉了下来,往后的日子将不是以往的样子。只见婉映快步走来,拉起我冰冷的手,“怎么样,选上了么?”我点点头,她松开我的手,茫然地看着我,我冰冷的手让她一颤 ,松开我的手,“你恨我吧,是我连累了你,是我。”我忙拉起她的手,道:“姐姐是要与我生分了么?”她回过头,渐渐有了笑容,摇摇头。正当我们沉默不语,殿内又走出了一个人,王家小姐。她的嘴唇惨白,见到我们,白了一眼,喘着气走了。我与婉映看见她那样子,都笑了。“此人罪有应得!”我挑了挑眉。婉映笑着拍了我一下,一起上了回府的马车。
    掀起帘子,母亲、姐妹早已在门口等候,想必已经知道消息了罢。刚一下车,母亲便要下福,硬是被我拦住了。送了婉映,回到内厅,也没像往常那般讲的亲热了,心下一酸,便流下泪来,只得遮掩着。倒是莹佳口快,“二姐姐为什么哭啊,哭了皇上就不喜欢了!”我破涕为笑,扭了扭她的小脸,道:“才七岁,嘴就这么油滑。”又聊上一阵,变簇拥着去用晚膳。
    可能因为封为常在的原因,饭菜似乎是宫中送来的,特别丰富。麻油鸡爪、爆炒鸡丁····可我依然食不知味,反而念着母亲烧的饭菜。草草填饱了肚子,便到院子里赏月去了。今日十五,爹爹在外经商,不能回家,心中定也是极牵挂的。咬下一小口糕点,甜的滋味在嘴中蔓延,与母亲姐姐对望着,淡然地叹了口气。谈了谈云溪姑姑来的事,已是深夜。
    回房后,未熄烛,已沉沉的睡了。
即将入宫,等待她的将是什么,皇上那熟悉的眼神,有孕育着什么?请待下一章                                             

                                   入宫(四)
    晨起,用了早膳,便与婉映相见。因陈府过旧,再加上我与婉映交好,皇上便指了她与我一起学习礼仪。教我们的是云溪姑姑,学着到也轻松。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明日就要入宫,家与我的线便要断了。晚上,坑能是我与家人最后的团圆饭,爹爹也回来了。虽大家都在,却只是说些客套的安慰之话罢了,那亲热之语早已被封在了心中。晚上毕独自去了书房,将琴弦调好,勾起《莫离别》
“时日至今,可堪如梦,幻月沉着,年华余波,似春朝阳,却看生晨·····”一滴泪,划过面颊,划过弦,冰冷而落·····
    在自家的最后一个夜晚就这样过去了,令我无限地思与念。起来后,月宜与月绵前来为我更衣,一件红底白梅的披衣,内衬白底荷花裙,长长的裙摆在身后拖着。月宜扶了我来到正厅,众人早已到了,我步至爹娘面前,便要跪下,爹娘一惊,已是跪了下去,“小主万福金安!”一瞬间,厅内已起刷刷的跪下了。泪如雨下,扶起爹娘,含泪道:“爹、娘,女儿不能为你们尽孝,还请原谅。”“不敢当。”望了望两张逐渐苍老的脸,缓步走到姐姐面前,“姐姐也是有身孕的了,要时刻小心着。”姐姐应下了,眼神不舍的望着我,却又不敢动,我再也忍不住,低下头去。转身抱了抱莹心、莹佳,在望望我住了十六载的慕容府。
    时辰已到。
    坐上马车,掀起流苏帘子,远望着他们的背影,不忍再看,低头去望手上的绢子,那上面有一朵艳红的杏花,针脚丝毫不差,一见就是母亲绣的,而是母亲叫我的针线活儿,我胡乱绣的花,终究要封在这深红的宫墙中了。    入了紫奥城,穿过几条石子小路,便到了一宫前,换了四个卫兵到侧门口,一位嬷嬷扶了我下车,抬头一望,只见秀气地刻着倾云宫几字,嬷嬷给我请过安,我点头,问:“敢问嬷嬷,此宫主位是哪位?”
    “回小主的话,林婉仪持此宫主位,还有一位欣美人与小主一同入宫。”我给月宜使了个眼色,月宜走上前去,递给那嬷嬷一串铜钱,笑道:“这是小主给嬷嬷的吃茶钱。”那嬷嬷笑盈盈的谢过了,带我往宫内走。踏进略高的门槛,绕过几条小径,一片杏花立在园中,我耐住好奇,继续跟着走。
    “此处便是小主的处所了,这儿的奴婢会服侍您的,奴婢告退。”嬷嬷退下了,我望了望,杏芳阁。
    我缓步踏入殿内,宫人约莫都到了,见我进来,齐刷刷地跪到,“参见小主。”我也不说话,点了点头,微笑着扫过每个人的脸,问:“掌事宫女和首领内监是谁?”
    “奴婢杏芳阁掌事宫女琴雨参见沈常在。”
    “奴才杏芳阁首领内监蒋归远参见沈常在。”
    我仔细打量着他们俩,蒋归远一身干净,精神抖擞,而琴雨这是一张丰满圆润的脸,一笑便露出洁白的牙齿,据我猜想,应是聪明能干的。
    “都起来吧,今日本主初次入宫,虽懂得不多,但奖罚我自然是清楚的,你们既然是我的奴才,那就别有其他非分之想,以免——掉了脑袋!”我抿了一口茶,幽幽地讲出了这句话。
     “不敢,不敢。”我见后排有几个新来的额头都冒起了汗,便让他们都下去了,留了琴雨和蒋归远。
     “公公,看你这精神抖擞的,以后必有好福气。”我笑了笑。
     “承小主吉言。”
     “本主并没有争宠之想,你若觉得跟着本主没有好前途,只管和本主说。”
     “不敢,奴才自然忠诚于小主。”
     “明白就好,这是赏你的,下去吧。”我指了月绵递给他一颗小夜明珠。
     “奴才告退。”屋里只剩下我、琴雨、月绵、月宜。
     我喝了一口六安茶,静静的凝望着琴雨,道:“你在宫中几时了?”
     “回小主的话,奴婢在宫中八载了。”
     “本主虽为常在,却有极多地方需要你提点。”
     “奴婢明白。”
     “这玉镯便是你的了。”我接过月绵手中的镯子,戴在她手上。
     “奴婢····”
     “下去吧。”
     “是。”
    这屋里刚一静下来,月绵变便发话了。
     “小姐何必给他们那么多,不过是些奴才罢了。”     我也不说话,淡淡地抚着葱管般的指甲,半晌,回到:“这是宫,不是府里。”
     月宜大约是怕我伤心,给月绵使了个眼色,走上前来道:“月绵就是这样怪,到了宫里这性子还是改不了。”我也不理,只是扶了月宜参观杏芳阁。杏芳阁有三层,正厅与餐厅设在一楼,内室设在二层,内室里挂着一排流苏,略带着一种惬意的紫色,两壁上有几朵淡色杏花,看到这花,我的心陡然凉了起来。是谁,是谁知我喜爱杏花?!头痛顿时犯了,要不是月宜扶住 ,我就得跌倒了。
    “小姐,小姐!”
    “我没事,端杯水来。”我喘平了气。
     随着月宜匆忙的脚步声越来越轻,我的眼皮也越来越厚·····



    “娘娘,醒醒,俪妃娘娘来了呢!”
    “恩···”我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睛,跟着那宫女去了。
     又做梦了,最近总这样,哎,心底叹了口气。
    正厅内,一女子正端坐在桌前,身边的侍女轻轻摇着扇子,我给她顺势请了安,尽管我们分位相同。
    “辰妃妹妹总算来了,今日慕相之女入宫,你我也不去看看?”她转过身,看着我。
    “这····妹妹这几日身体不适,姐姐····”我知道她的目的,便想推脱。
    “身子不适更要去外面走走了。”说毕,拉起我的手往外走去。
    “俪妃娘娘····”我使劲儿想挣开她的手,可她的力道却像要把握捏碎一般。
    御花园的尽头,红色正渐渐染来,我看见了那张皇上日思夜想的脸。淡淡的红晕映在脸侧,一点朱唇,泉水般清澈的眼眸,的确,很美。她身着红裙,正微笑着向这边走来,她的笑也那么迷人,带着羞涩,却不失得体。
    “参见两位娘娘。”她俯下身。
     我刚要伸出手,俪妃已经扶起了她,仔细打量着。
    “妹妹可真是天仙般呢,瞧瞧我,这皮肤都粗糙了。”俪妃拉着颜嫔的手,不断叹息着。
    “哪里呢娘娘,若您不是天仙,皇上怎会对您这般好呢!”颜嫔低头。
    “呵呵,过奖了,时辰也不早了,我送妹妹回宫吧!”俪妃牵起她的手,向前走去,颜嫔回头望了我一眼,福了一福,离开了。    我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只要有俪妃在的地方,就是容不下我。月宜扶了我,回到宫中,坐下。
   “娘娘累了吧,奴婢给你去泡茶。”月宜说。
   “不必了,本宫不渴,你在这儿陪本宫说说话。”我拉住她。
   “是。”
   “你觉得汐颜美丽吗?”
   “这······奴婢觉得没有娘娘好看。”她悄悄的说了句。
   “尽管骗我吧,要是我长得比她好看,皇上定不会只念着她。”我苦笑了一下。
   “娘娘······皇上不会不念您的。”
   我摇摇头,让她下去了。今年的春天,应该没有以往的意义了,没有他陪我去看杏花,荡秋千,因为他的心,系在了其他人身上。我还是独自去看吧!只身去往了御花园,花还是如往常般开得好,只是人少了,这杏园便是他为我建的。我找到园中央的秋千,坐下来,用脚蹬着地,轻轻地荡起来,嗯~好香,杏花的味道不似玫瑰般浓郁,但我喜欢。带着花香的的微风吹拂在我脸上,渐渐地,开始夹着凉雨。那时候,下雨的时候,我总躲在他的袍下,在他的怀中奔至宫内,而现在,呵呵,雨大起来了呢。“啪嗒啪嗒”什么声音!?我转过头,一把油纸伞,和他如此相像的脸,难道是他来了!
   “这位皇嫂,这大雨天的怎在此?”他温柔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你是——?”不是他,我的心凉了下来,轻声问。
   “在下秦轩王。”
   “原来是王爷,方才失礼了。”我勉强笑了笑,原来是他的弟弟。
   “皇嫂看见本王很不高兴么?”大概我的表情太过僵硬,他笑了笑。
   “没··有。”我斜视远方,却只能看到那些令我伤感的杏花。
   “我送你回宫吧。”我失魂般的走在他的伞下,连他的称呼都没有注意。
    杏馧宫。
   “到了,我提起裙子,走上阶梯,对秦轩王点点头,转身入宫。
   “娘娘,你找的奴婢们好苦!”我一进去,琴雨就走上来。
   “没事,出去散散心,要你出城买的东西都买好了吧!”
   “都办好了,信也送到了。”琴雨边说着,边为我换下蘸着雨的衣衫。
    我点点头,随着月绵的脚步去用了晚膳。
   “娘娘今日淋了些雨,泡个澡吧!”我点头默许。
    桶内不断加热的水是我的脸颊微微地热起来,我喘息的速度也慢慢得快起来。
   “娘娘,今日送您回来的是谁?”
   “知道这个做什么,做好自己的本分。”我轻轻敲了敲月绵的脑袋。
   “是·····”她这语气,明显是不情愿。
   “娘娘,皇上今晚来这儿。”琴雨捧了些衣服,走进来。
    他要来!他还念着我!我的脸上顿时有了弧线。
   “瞧你把娘娘高兴成什么样了。”月绵忍着笑,看了看我。
   “去,扶我起来更衣,别在那儿嚷嚷。”我斜了她一眼。
   “是。”她乖乖地闭了嘴,为我更衣。
    迷雾中,我的嘴角再次有了微笑······
皇上与辰妃会发生什么呢??(偷笑)拭目以待吧!                               惊  
  “臣妾参见皇上。”不过一刻,他来了。
  “起来吧,兰儿。”他笑着扶起我。
  “今日颜儿入宫,你怎么没去照顾一下。”皇上的脸暗了暗。
  “臣妾本是与俪妃娘娘一同去了,可后来,俪妃娘娘带着颜嫔妹妹走了,臣妾便没跟过去。”我心中的温度减了半分,默默地看着皇上。
  “毕竟新嫔妃入宫,你作为协理六宫的辰妃,也该去的啊。”皇上责备了我。
  “臣妾知道了。”
  “别嘟着个小嘴,朕还有问题要请教你呢!”皇上摸了摸我的头发。
  “嗯~什么问题啊?”我顿时轻松下来,嬉笑着望着他。
  “你知道朕今日为何翻了你的牌子而不翻颜儿的呢?”他慢慢靠近过来,那沉重的鼻息使我发痒。
  “因为颜儿暂时不肯接受朕,你说说,有什么办法?”他一脸无奈,移开了放在我发丝上的手。
   为了她?为了她翻我的牌子?!我显得有些激动,尽力不去看他的脸。
  “你是知道的,朕真的很喜欢颜儿,兰儿,你若心里还有朕,就帮帮朕,好么?”他的眼神黯淡下来,像是在恳求我。
   我停止了颤抖,给了他一个僵硬的微笑。
  “皇上,您应该自己去问颜嫔,她为什么不愿意,臣妾又不是她,会知道什么!”我的肩剧烈的颤抖着,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兰儿,朕······该那你怎么办?”他看着我。
  “皇上,睡吧。”我转过头,望了望窗外的月光。
  “哎。”他轻叹一声,躺在了床上。
   为她,他说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吗?我侧仰在床上,静静地听着皇上略显急促的呼吸,慢了下来,他睡着了。他会做什么梦吗?会梦到我吗?我总是在妄想,我笑了笑,从眼角滴下的,却是泪。夜,只剩下湿润的气息,只剩下他与我的呼吸······
  “颜儿····”
   我模糊地听见一阵呼唤,却无力去寻。一双手攀上了我的腰,将我轻轻搂入怀中,我知道是他,可我却急于挣脱,因为那怀抱不属于我。我睁开眼,不,刚才,不是梦,他搂着我,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甜蜜,好久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了。
  “皇上,我不是慕汐颜。”我缓缓的吐出这句话。
   那手迅速移开了,剩下一双惊讶的眼,只停留了一瞬间,便闭上了。我微微拢平他颤抖的双眉,闭上了眼睛。别再多想了····这也是唯一能安慰自己的理由了吧!这一夜,几乎无眠。
  “娘娘,您醒了。”当我呆呆地望着身边空荡的床铺时,月宜进来了。
  “嗯,皇上呢?”我起身。
  “回娘娘,上朝去了。”
   我点点头,穿上衣裙,跟着她往楼下走去。早膳如往常一般,一碗稀粥,几盘小菜和汤。
  “怎么没帮皇上准备?”
  “娘娘,皇上不在这儿用早膳。”琴雨轻轻地道,她懂我的心情。
  “没事了,用膳吧。”我给她们一个微笑,习惯就好。
   粥有些冷了,但咽到肚里却依然觉得暖和,是心底太冰了吧。我正无力地拨弄着饭菜,宁嫔来了。
  “姐姐。”
  “百合,你怎么来了,不是病着么?”我放下手中的碗筷,扶住她那纸一般轻薄的身躯。
  “没事,好多了,就等着吃的发福就好了。”她反握住我的手。
   百合,我最好的姐妹,与我和婉姐姐甚好,自婉姐姐难产后,便只有她是我的依靠,可她那体弱多病的身子和并不出众的容貌,终究是容易被吹倒,我也只能护着她。
  “姐姐你要好好的,我这身子值不了多少日子,若是哪日我走了···”
  “胡说!”我捂住她的嘴,“你还如此年轻,说什么走不走!”

  她默默的低下头,我也静了下来。
  “皇嫂早啊!”
求各位支持与评价,世兰努力修改!!     秦轩王!?他来作甚?我想了想,起身迎接。
  “不知王爷来此有何贵干?”
  “也无大事,就是来看看。”他的眼光飘过百合,拱手道。
  “既然皇嫂不便,本王就先走了。”他看了看我有些不自然地笑容。
  “王爷若是有事,本主就先回宫了。”百合朝我笑笑,起身扶了茗玉,离开了。
  “王爷到底有何事?”百合走后,我淡淡地问了问。
  “没事,来看看皇嫂是否被雨淋坏了身子,如今看来没事。”他笑了笑,嘴角扬起从前皇上的温柔。
   月宜、月绵对视了一下,识趣地退下去。
  “皇嫂就这么想赶本王走?”看着我一脸不自在,他轻笑了一声。
  “好了好了,本王可不敢惹九弟的宠妃。”他或许不知道,这句话,扎中了我的痛处。
  “怎么不说话了,可是害羞了,罢了,本王不拿你开玩笑了。”  “下盘棋,皇嫂可同意?”见我不理,便打趣道。
  “本宫棋艺可不是一般的,王爷可小心了。”我暂时将目光投放到这句话上。
  “早就耳闻了,那么,皇嫂请吧!”秦轩王笑笑,手向前一挥。
  牡丹亭,是杏馧宫的乘凉之处,四周环水,庭阁也格外别致,棋盘便设在此处。春天是多雨的季节,但我喜欢,风凉凉的吹在脸上,还带着股杏花的芳香。
  “好像又下雨了呢!”他轻轻拢了拢眉。
  “王爷莫非是怕了本宫的棋艺,想办法推脱呢?”我的目光扫过他的脸。
  “咳咳,怎么会!”他瞪了我一眼,我没理会他,坐了下来。
  “开始吧!”我看也不看他一眼,这里曾是我与皇上常来的地方,如今,物是人非了吗?
  摇了摇脑袋,把思绪拉回到棋盘上。秦轩王的棋艺果然不出我所料,及其精湛,不过呢,还不至于至我于死地,我一只手上的玉石护甲轻轻摩挲着白色的棋子,另一只轻轻敲打着石桌,望着不断密布的棋盘。逐渐的,白棋四周逐渐围起了黑色,我也察觉到了王爷得意的微笑,我轻哼一声,拾起一颗白棋,在手里转了转,从棋盘上空,缓缓落下来。
  “皇上驾到!”随着小李子那声尖细的嗓音,我手中的棋子落了下来,偏了。
  “哈哈哈,皇嫂输了,该罚该罚!”王爷的声音也是极其响亮的。
  我的心绷了起来,从座位上站起来,颤抖地望着对面越来越近的金色。
  “臣妾参见皇上。”
  “臣弟参见皇上。”
  “九弟你也在啊。”皇上走了过来。
  “是啊,与皇嫂下棋呢。”
  “皇上您一来可把皇嫂吓了一跳呢,棋都拿不稳,倒是让臣弟赚了一把。”秦轩王嬉皮笑脸地耸耸肩。
  “哦,是吗,辰妃,是朕长得太凶了,把你吓着了?还是,做了什么事,心中难安呢?”我不用抬头,我就知道,皇上怒了。
  “抬起头来!”他挑起我的下巴。
  “皇上!”秦轩王走上前来。
  “起驾!”随着皇上挥袖而去,我软软地瘫了下来,秦轩王扶住我,轻轻地拍着我的背,任我把泪水洒在他的的衣袍上。
  “我做错了吗?王爷?”我注视着他的眼睛。
  “你没错,是我错了,我不该来找你,倒让皇上误会了。”
   我静静地伏在他的怀中,第一次,找到了一种久违的味道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更文好了,亲们快来看吧~~http://bbs.97775.com/thread-908-1-1.html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650
声望
19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21: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才是世兰正宗的文章,刚才的发错了。。亲们来这边、、
更文好了,亲们快来看吧~~http://bbs.97775.com/thread-908-1-1.html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677
声望
23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2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QQ
发表于 2013-7-23 21:56:31 来自心情驿站手机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世兰,同区嫣然来顶;依兰,同区汐瑾来顶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650
声望
19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22: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木╯槿ヅ花╮開 发表于 2013-7-23 21:56
世兰,同区嫣然来顶;依兰,同区汐瑾来顶

亲亲,求支持。。
更文好了,亲们快来看吧~~http://bbs.97775.com/thread-908-1-1.html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766
声望
22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41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发表于 2013-7-23 22: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顶文了,期待依兰更新~~~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650
声望
19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楼主| 发表于 2013-7-24 06: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薛灵芸 发表于 2013-7-23 22:17
我来顶文了,期待依兰更新~~~

嗯么,谢谢灵慧。。
更文好了,亲们快来看吧~~http://bbs.97775.com/thread-908-1-1.html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650
声望
19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楼主| 发表于 2013-7-24 07:3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世兰决定,访问量超过200,加一更,超四百,再加一更(每日)
更文好了,亲们快来看吧~~http://bbs.97775.com/thread-908-1-1.html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677
声望
23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2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QQ
发表于 2013-7-24 12: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票了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650
声望
19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楼主| 发表于 2013-7-24 13: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文好了,亲们快来看吧~~http://bbs.97775.com/thread-908-1-1.html

九品主簿

Rank: 2

UID
766
声望
22
贡献
0
晶石
0
论坛积分
0
在线时间
41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7-14
来自游戏
宫廷风云

美女玩家

发表于 2013-7-24 15: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依兰,我的名字你打错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 心情驿站     

GMT+8, 2017-10-18 19:08

Powered by Dz! X3

© 2001-2013 好玩友